てん。

想到什麼寫什麼。

 

【ヒラOSO】我撿到了一個偶像(07)

先把這一段補完了

※R-18
※OOC

那之後他和OSO成為了某種微妙的關係。

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情人,只是各取所需的互相依存,一個建立在相互利用前提之下的床伴關係。

彷彿走在搖搖欲墜的鋼索上,隨時會有崩塌斷裂的危機,然而卻又維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玩命,內心卻同時感到享受,自相矛盾。

他看不見那條鋼索的盡頭在哪,也沒有退路,更不會有人向他伸手搭救,身旁有的只有令人近乎窒息的黑暗,除了選擇邁步繼續向前走之外,他別無他法。

他和OSO兩人每次見面除了做愛幾乎還是做愛,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多餘的交流,就連彼此周遭近況也鮮少聊到,因為那對他們而言並不需要。

偶爾他和OSO會去愛情賓館、偶爾也會去OSO所住的公寓,但考慮到...

  22 2

【ヒラOSO】我撿到了一個偶像(06)

※此章含有軟弱ヒラ心理描寫
※些微OSO→架羅(但不會出現三角戀情節)
※BGM:宇多田ヒカル-Prisoner Of Love

接過OSO拋回來的打火機,カラ松略微茫然地搖了搖頭。

這間屋子的前房客是誰他怎麼可能會曉得?基於保密原則,只要這裡沒有曾經發生過什麼特殊的重大事件或命案,房東一般都不會和他人透露太多關於前位房客的個人資料。

當年才剛大學畢業沒多久的他,正計劃著準備搬來東京,礙於資金有限,他恰巧在網路上看見這間公寓有一間空房在出租,之後到現場大致看了看實際環境,盡管這間屋子不僅破舊隔音又差,而且位置離車站稍微有一段距離,條件實在不怎麼樣,但カラ松不介意,畢竟他正急著找房子,加上房租便宜這點非常...

  18 17

最近推上很紅的那個姿勢

大家安,今天我開車
因為我臉皮薄就不標tag了。



  18 2

【ヒラOSO】我撿到了一個偶像(05)

※不算重要的一點內容更動:
把原本的團名AKATSUKA替換成了FUJIO ROCK
也沒什麼特別的原因,就這個聽起來感覺好像比較潮(有嗎)

結果後來錢包雖然是如願找回來了,但等カラ松匆匆忙忙趕回公司時午休也已經正好結束,把早就有些冷掉的午飯交給トド松時還被對方小小抱怨了一番,被問及明明一向算準時的他怎麼會拖了這麼久才回來,カラ松也只能支吾其詞地回答是因為店裡人太多又把錢包落在櫃檯折返回去拿的緣故。

畢竟他總不能老實地和トド松說其實是因為自己巧遇了昨晚上過床的明星,於是被抓去咖啡廳攤牌了吧。要是說了,他覺得トド松有一定的可能性會將這個機密洩漏出去,並不是說他不信任トド松的為人,不過為了保險起見,能少一...

  28 9

【ヒラOSO】我撿到了一個偶像(04)

現在的狀況有點奇妙。

手拿著攪拌棒輕輕搖晃擺放於眼前桌面上的咖啡,カラ松盡可能地嘗試讓自己冷靜分析。

推門而入時便能聞到自店裡飄散出香氣四溢的濃郁咖啡香,伴著濃厚的書香氣息與間或傳來的低聲悄語,不少顧客選擇到這裡小憩片刻,暫時逃離外頭那紛紛擾擾的世界,隔絕了喧鬧聲,拋開了那些不如意的煩惱與憂愁,盡情享受著偶爾才能獲得的寂靜午後。

カラ松卻覺得自己在這裡顯得相當格格不入。

假如自己的記憶沒出錯的話,他剛才應該是在餐廳幫トド松外帶午餐沒錯吧?接著因為他一時粗心大意,不小心把錢包忘在了店裡,於是他馬上折返想去取回再趕緊回公司去的,以上這些順序都在他大腦裡全部重新排列組合過一次了,確認無誤。

明明應該是這樣沒錯...

  26 12

© て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