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少(休止狀態)

暫停更新,歸期不定。

 

【ヒラOSO】我撿到了一個偶像(07)

先把這一段補完了

※R-18
※OOC



那之後他和OSO成為了某種微妙的關係。

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情人,只是各取所需的互相依存,一個建立在相互利用前提之下的床伴關係。

彷彿走在搖搖欲墜的鋼索上,隨時會有崩塌斷裂的危機,然而卻又維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玩命,內心卻同時感到享受,自相矛盾。

他看不見那條鋼索的盡頭在哪,也沒有退路,更不會有人向他伸手搭救,身旁有的只有令人近乎窒息的黑暗,除了選擇邁步繼續向前走之外,他別無他法。

他和OSO兩人每次見面除了做愛幾乎還是做愛,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多餘的交流,就連彼此周遭近況也鮮少聊到,因為那對他們而言並不需要。

偶爾他和OSO會去愛情賓館、偶爾也會去OSO所住的公寓,但考慮到對方被跟拍的危險性,因此大多數情況下還是選擇到他家過夜居多。

他們之間的關係沒有摻雜任何一絲感情的成分存在,他利用OSO排解內心的空虛和寂寞,而OSO則利用他來當作另一個人影子的替代品,藉此填補彼此內心的空洞。

透過和對方在一起找到了慰藉,靠著親密的接觸行為尋求片刻的溫暖,就好像是一具缺失了靈魂的空殼,只有在相互擁抱的那段短暫的時間裡,他們才能夠感覺到自己是完整的。可笑又可悲地互相舔舐著傷口。

カラ松不知道自己和OSO這樣靡爛不堪的關係究竟能夠維繫多久,但他發覺隨著時間的推移自己漸漸變得越陷越深,猶如被困在了虛無的流沙之中,一旦企圖掙扎,隨時都可能會被這無盡的黑暗所吞噬。

「我們親愛的カラちゃん一個人在發呆想些什麼啊?」

帶點戲弄語氣的嗓音輕輕響起,仰躺在床上的人翹著腿,用腳背輕蹭著對方的臉頰,像名居高臨下的王者一樣,似笑非笑地盯著眼前的男人。

盡管隨著相處的時間增多已經習慣了OSO大部分對自己的捉弄行為,不過這種時不時就出現的惡作劇仍然讓カラ松大為頭痛,他不耐地嘖了一聲,用手臂擋住OSO那隻正不安分地亂晃著朝他面部攻擊的腳,深怕方才費了好一番工夫才替對方塗好的指甲油會一不小心沾到自己臉上。那東西的氣味他一向不是很喜歡。

勉強阻止了對方胡鬧的行為,カラ松皺著眉斜眼瞪向對方。

「別鬧了,おそ松。」


  30 2
评论(2)
热度(30)

© 天少(休止狀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