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少(休止狀態)

暫停更新,歸期不定。

 

【誠如神之所說】Never(丑明)

※時間點是第二部24話,取沙子(醜三愛的大告白)剛結束後
※依舊是寫爽的



  ──不要隨便碰他。

  那時他確實從對方口中聽到了這句話。



  「醜三……你在做什麼?」

  明石愣愣地看著醜三沒來由地忽然間執起他的左手,將自己的唇靠近他手邊後,接著便自動地舔吻起來。

  照理說碰到這種狀況他應該要立刻甩開才是,但或許是因為接連下來的遊戲讓他受到的衝擊已經過大,腦袋無法負荷,以致他現在看見醜三這般怪異的舉動似乎都見怪不怪了。

  「消毒。」

  醜三只是用如此簡單的兩個字回答他,眼睛連抬都沒抬過,專注地吻著明石的手。

  他緩慢且溫柔地吻著對方的手,從手背慢慢沿伸至指尖處,仔仔細細,像是不想放過任何一個地方似的。

  「嗯、消……毒?」

  唇瓣柔軟的觸感不斷輕輕印在他手上,雖碰觸後便即刻離開,但那樣若有似無的溫柔動作卻反倒令明石產生一陣微微癢癢的酥麻感。

  「剛才明石的這隻手被那個叫紫村的人親過對吧,我現在就是在消毒。」

  紫村?

  明石稍微分心回想了一下,從腦袋中搜尋著記憶,然後才想起醜三是在說剛才那名搶椅子遊戲的生存者。

  「居然趁我不注意的時候觸碰到明石,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不過是被親一下而已,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你看你現在不就也是在做同樣的事?」

  而且做得還比紫村來的過分。

  「不一樣。」

  「明石只能是我的。」

  「喂、醜三,等一下、啊……」

  他不斷喃喃重複唸著這句話,舌尖輕輕滑過對方手指舔著,溫熱柔軟的觸感包覆著的感覺讓明石不禁倒抽一口氣,僅僅只是舌頭的觸碰便讓他起了快感,有些壓抑的呻吟聲也忍不住從口中洩出。

  「唔、痛!醜三你幹什……!」

  食指忽然傳來一陣劇痛,使明石頓時變了臉色,反射性地想揮手甩開,手腕卻被對方死死地定住無法動彈。

  淡淡的血腥味飄散在空氣當中,雖不到刺鼻的程度卻也沒好聞到哪去,醜三舔拭著方才被自己用力咬過的手指,貪婪地吸吮著,將上頭所流出的血液通通舔去。

  一把將明石拉過,他狠狠吻上對方,強硬的碰觸令明石下意識抿緊唇,卻依然被對方強制深入,醜三輕輕啃咬著他的唇,伴著淡淡鐵鏽味的舌頭伸入糾纏著他的,酥麻的快感不斷侵襲著他的全身,使得明石沒法再多做思考,只能順應著本能回應醜三的吻。

  過了半晌,直到明石被吻得快喘不過氣,醜三才像是終於滿足般停下動作,他輕托著明石的下巴,目露兇光,眼中充斥著像是想殺人般地情緒看著他然後咧開嘴。

  「因為明石只能是我的,所以不可以讓任何人碰,絕不。」

Fin.

  67 2
评论(2)
热度(67)

© 天少(休止狀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