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少(休止狀態)

暫停更新,歸期不定。

 

【おそ松さん/材木松】與你在一起時的微小幸福(カラトド)

  「為什麼這種日子裡偏偏得跟カラ松兄さん一起出門啊──」

  「トド松,這一切肯定都是命運女神的安排,一定是祂為了讓我們兄弟倆能夠更加地相親相愛而……」

  「閉嘴,笨蛋松,不要再說下去了,聽得我耳朵好痛。」

  聖誕節的夜晚,カラ松和トド松一同走在大街上。

  寒冷的夜風不斷襲來吹打在過路人身上,トド松被凍得下意識地裹緊穿在身上的外套,希望能夠藉此降低冷風吹進自己衣內的機率,但嘴巴還是不忘要吐槽損損自己的二哥幾句。

  雖然不明白トド松究竟是哪裡受傷,但看弟弟如此生氣,カラ松也只能識相地摸摸鼻子改口。

  「沒辦法啊,誰教我們兩個猜拳猜輸了,所以採買的任務就落到我們倆身上了。」

  他邊輕嘆了口氣說道,邊學不乖的又再度說出他那令人不禁全身起雞皮疙瘩的中二台詞。

  「唉,成功的男人總有不小心失手一兩次的時候……」

  「カラ松兄さん,你要是再繼續說那些痛死人的話,我就自己先回家了喔。」

  「欸?」

  トド松無視カラ松因為自己說的話而愣住停下的腳步,自顧自地繼續往前走。

  在這種大冷天得出門被寒風吹打這件事本身就已經夠讓人不舒服了,再加上聽カラ松說那些話根本只會讓自己更痛苦,トド松有些眼神死掉的想著。

  明明跟誰一起出來都好,但偏偏卻被分到最不想要一起出門的第一人選,而且今天還是聖誕節,這對トド松來說簡直是史上最大的打擊。

  聖誕節明明就該是跟可愛的女孩子一起過的美好節日才對呀,可現實目前在自己身邊的人卻是……唉。

  トド松一面想著一面悄悄將視線暼向已經回過神來正追上他腳步的カラ松,在心裡默默嘆了聲氣。

  「接下來只差蛋糕還沒買了吧?」

  拿出清單簡單掃視了一下,トド松確認過目前已經採買完成的物品條項將其刪除後,和身旁的カラ松這樣說道。

  「我們走吧,カラ松兄……咦?」

  將紀錄採買物品的紙條收進外套口袋內,トド松話才說完、正要抬腳時,一旁的カラ松便眼明手快地伸手一把搶過他原本抓在手上的購物袋。

  「你這是幹嘛啊?」

  對於カラ松這忽然間做出的怪異舉動感到無法理解,トド松微微蹙起眉,伸出手想奪回那個原先屬於他的袋子,但カラ松卻不讓他如意,將袋子移到身側。

  「買了這麼多東西很重的,重物就交給哥哥來提就行了,怎麼能讓親愛的弟弟在寒風中行走時還得受這種苦呢。」

  「好噁心……」

  カラ松自認很酷、很體貼地開口說完這句話,邊在內心稱讚自己真是一個好哥哥,簡直是所有兄長中的模範,可他得來的回應卻是小弟一臉像是看到髒東西的眼神,外加摀住嘴一副反胃想吐的反應。

  カラ松覺得自己的心瞬間好像碎成了一塊一塊。

  「這麼點東西我自己提就可以了啦!用不著這麼操心。好了,把東西給我──」

  トド松邊說邊想搶回袋子,但カラ松仍然不理會他的抗議,將提袋稍微舉高移走,不論トド松怎麼努力踮腳用手勾就是不讓他拿,連個邊都摸不到。

  「兄さん──!」

  トド松有點惱怒地吼道。明明應該是相同體型的六胞胎才對,照理說自己在體能方面該是不會輸對方,可現下他卻完全處於下風,這讓他相當不甘心。

  「哼,別白費工夫了,哥哥我可是……嗚欸啊啊啊!」

  「カラ松兄さん!」

  話還未說盡,酷都還沒耍完,カラ松便因為手上所提著的重物的緣故,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向後倒去,發現不對勁的トド松想伸手去抓住對方,但為時已晚,雖然是搆到了對方空著的那隻手,可カラ松那麼大一個人外加手上還提著重物,憑他的力氣根本拉不住對方,最後仍是和カラ松一起在雪中跌了個狗吃屎。

  果然和這傢伙一起出門就都沒什麼好事啊──在要摔倒的前一刻トド松如此感嘆地心想。

  「……好痛。就說讓我提了嘛,カラ松兄さん幹嘛要這麼堅持……」

  トド松緩緩從地上爬起,而跌在他對面的カラ松也在同時爬了起來。買來的東西幾乎全都散落到了地上,場面看起來十分狼狽。

  「抱歉……因為……」

  吃痛地揉著自己撞到的地方,カラ松抬起頭,往トド松的方向看去,而他一抬頭後便頓時傻在原地,忘了原本要說的話。

  「トド松你……看起來好狼狽啊,身上都是雪,頭髮也亂糟糟的。」

  「什……カラ松兄さん你還好意思說我,你不也是全身都覆滿了雪嗎?不僅東西都灑了,連墨鏡也掉了,話說大夜晚的而且還是下著雪的天氣沒事戴什麼墨鏡出門啊,看起來超遜、超奇怪!」

  「咦,對啊,我的墨鏡呢……」

  カラ松和トド松兩人互相對望了數秒,而後二人同時「噗」的一聲爆笑出來。

  「今天可是聖誕節欸,我們到底在搞什麼啊,好蠢。」

  雖然嘴巴是這麼說,但トド松嘴巴仍舊止不住笑意。

  「快起來吧,再不快點買完東西回去,等會兒家裡那些兄弟們又不知道會碎唸些什麼了。」

  想到還在家中等待他們買東西回家的兄弟們,カラ松就忍不住頭痛起來。

  將沾在自己身上的殘雪拍乾淨,カラ松拍了拍屁股站起,然後向還坐在地上的トド松伸出右手,示意要拉他起來,而トド松也僅是回以一個微笑,並沒有拒絕兄長的這個好意,也伸出自己的手回握住對方。



  「カラ松兄さん,這次別再搶走袋子了,我提得動!」

  將散落在地板上的採買物收拾完畢後,トド松皺著眉這樣對カラ松警告,瞧他如此堅持,カラ松也只能退一步,點點頭表示明白後才開口。

  「OK……我讓你提就是了,但是當然不可能全部讓你一個人拿,這是身為哥哥怎樣都無法退讓的底線,喏,一人一邊。」

  他將其中一邊的提繩往トド松的方向遞去,而後者則露出開心的笑容握住。

  「嘿嘿,這還差不多。」



  「話說回來,忘記問哥哥們要選什麼口味的蛋糕了……カラ松兄さん,怎麼辦啊?」

  「就選トッティ你喜歡的口味就好了。」

  「欸──真的?我想想……那就草莓口味的好了!可以嗎?」

  「Of course,一切由你決定。」



  被染上墨色的夜空中依然下著細雪,但方才的寒冷和壞心情彷彿已不存在似地,全都一掃而空,現在,他感受到的只有心中所被填滿的喜悅與幸福,而雙方各拉著一邊提袋的手的距離也在不知不覺中漸漸靠近──

  其實,偶爾和カラ松兄さん一起出門的感覺好像也不壞嘛。

  トド松偷偷在心裡這麼想著。

  但這句話他是當然不可能親口對カラ松說出來的。

END

中二好難寫啊!!!
前天忘記一起發到這邊了

  40 1
评论(1)
热度(40)

© 天少(休止狀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