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少(休止狀態)

暫停更新,歸期不定。

 

【おそ松さん/材木松】耳洞(カラトド)

之前丟在噗浪上寫的隨筆
一樣少女漫畫全開(ry

  「トド松,你穿了耳洞?」

  約會的中途,カラ松忽然注意到自己戀人某些與平時不太相同的地方,他盯著對方看了好一會兒,然後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原來トド松原來有打耳洞。

  「已經穿很久了好嗎?カラ松兄さん你現在才發現到會不會有些太晚了,真遲鈍。」

  聽見カラ松的話,トド松反射性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而後邊將垂在耳側的髮絲勾到耳後邊用帶點不滿的語氣回答,似乎對於カラ松居然現在才注意到他有打耳洞這件事感到不太開心。

  其實平日沒事時他是不怎麼戴耳環的,只有出門與女孩子約會時,需要和服裝作搭配他才會特地換上適合樣式的耳環。

  而カラ松被自己弟弟叫遲鈍男果然不是叫假的,只見トド松的抱怨表示得這麼明顯,他非但沒發現,反而還扯起了一個完全無關的話題。

  「聽說穿耳洞的話下輩子會當女生喔,原來トド松你……一直想當Girl嗎?」

  カラ松露出了看似震驚的神情,臉上似乎寫著「哥哥都不知道原來你竟然有這種興趣」,而トド松聽完カラ松這句話後氣得直想吐血,很想當場一拳揍到カラ松臉上,然後讓他有多遠滾多遠去,可無奈他們現在是在大街上,在理性與衝動之間掙扎拔河了良久,最後仍無法允許自己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那樣失控丟臉的舉止。

  他咬咬牙,努力勉強壓下心中的怒火,然後才繼續作出回答。

  「啊?下輩子?カラ松兄さん你是老古板嗎?都什麼年代了,哪還有人在信這種都市傳說?再說下輩子事情會怎樣誰會知道,就算真的變成女生了也不關你的事啦。」

  トド松嘟著嘴賭氣的說完這句話,其實他原本只是隨口說說,並不帶任何特別含義,豈知カラ松聽完後卻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讓他頓時嚇了一跳,呆愣地望著握住他手腕不放的カラ松。

  「怎麼會不關我的事,トド松你可是我的戀人啊。」

  摘下戴在臉上的墨鏡,カラ松露出了不同於平時那副愛裝酷的模樣,此刻的表情充滿了認真,彷彿和剛才的他不是同個人似地,那樣的神情看得トド松心跳不禁漏跳了一拍。明明是想要即刻撇開視線的,可卻又發現自己居然無法動彈,沒辦法將目光從カラ松身上挪開,深深地被吸引住。

  他聽著カラ松一字一句地慢慢說完這句話,接著露出令人心醉神迷的微笑,說出衝擊性十足的發言。

  「要是トド松下輩子真的變成女孩的話……那麼就嫁給我,成為My Wife吧!」

  猝不及防遭受到這極具爆炸性的言語衝擊,讓毫無心理準備的トド松一時間慌了手腳,整個人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如何回話。

  他漲紅了臉,嘴巴張了又閉、閉了又張,支支吾吾了許久,但過了老半天就是擠不出一句完整的話,直到經過好半晌,他才像終於找回組織言語的能力,整張臉紅得跟顆熟透的番茄一樣,接著直接一個拳頭結實地賞到カラ松的腹部上。

  「……你、你在胡說些什麼,誰會想嫁給你這種痛死人的傢伙啊!少臭美了,這個クソ松兄さん!」

  トド松趁著カラ松抱著肚子蹲下叫痛的時候掙脫了對方的箝制,然後絲毫不心軟地直直向前走,完全不打算理會後方被他揍到幾乎直不了身子的カラ松。

  待他走了一小段距離,カラ松也終於從蹲在地上的姿勢慢慢站起來,トド松在這時突然間停下步伐,將身子轉了過去面對カラ松,然後衝著對方做了個鬼臉,喊了一句有些意義不明的話。

  「要是真那麼想娶下輩子的我的話,那你得要先去將左耳也穿兩個洞來陪我吧,笨──蛋──」

  「トド松,那句話的意思是……」

  トド松並沒有回答カラ松的話,說完又將身子轉了回去,而後便不再理會身後的傢伙,將手背在後面,邁開步伐大步朝前方離去。

  雖然カラ松前面說過打了耳洞的人下輩子轉世會當女生,但這個傳說他卻還有一個部分沒提到,據說──若是男生在左耳打了兩個耳洞的話,那麼他下輩子還會繼續當男孩。

  不過這麼隱晦的暗示那個傢伙大概還是不會理解的吧。

  所以才說他是遲鈍的笨蛋。

覺得偷地這麼潮應該有可能會去打個耳洞吧(?)
所以就把以前寫過的耳洞梗又拿來寫一次(想點新梗好嗎

卡拉理解弟弟那句話的意思之後大概隔天就手刀衝去打耳洞,然後買了情侶款式的耳環回來想跟偷地一起戴
但因為品味實在太爛了,被偷地直接拒收,只好傷心的拿回去店家換正常一點的款式回來(多可憐

  52 1
评论(1)
热度(52)

© 天少(休止狀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