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少(休止狀態)

暫停更新,歸期不定。

 

【おそ松さん/喧嘩松】松野六胞胎

沒什麼邏輯的隨筆
自我流喧嘩松設定
摻了一點材木(カラトド)+速度(無CP)+數字(微一十四)




  有著相同臉孔的幾名少年或坐或站地窩在校舍一隅,幾個人躲在陰暗的角落處邊抽菸邊閒聊,無視了上課鐘早已打響許久的事實。

  他們是在這所中學和鎮上都算得上小有名氣的六胞胎。抽菸翹課、打架鬧事樣樣來,只要他們喜歡沒人能夠管得著,其行為讓父母和校方都非常頭痛,但又無可奈何,血氣方剛的少年們聽不盡大人的勸,只得任由這六顆不定時炸彈任意妄為。

  「啊啊──好無聊噢,就沒有什麼好玩的事情嗎?我閒到快發慌了啦。」

  蹲在一旁抽菸的おそ松猛地喊出這麼一句,他嘴裡叼著菸,百無聊賴地凝視著遠方的草皮發呆,然後慵懶地吐出一口煙圈,將菸按到地面輕輕捻熄。

  「兄さん你上次才把你們班一個同學打到住院了吧?對方爸媽還為了這件事情鬧到學校來,差點就讓你被退學了。雙方父母調解了許久,好不容易才將你的處分更改為停課一周,最近才剛復學,我看你暫時就安分些別再鬧事了吧。」

  算是六人之中平時最為冷靜的三男チョロ松這樣告誡他們的長男,十分擔心他又會因為無聊的緣故所以到處去找別人碴。

  其實他是一點都不想管這事的,畢竟要幫他家長男擦屁股的話,那大概擦一輩子都擦不完,但由於他們最近鬧得實在有些過火,為了不讓父母再多替他們六人擔心,有必要的情況下,他仍得適時好好管一下這些人的行為才行。

  「チョロ松你幹嘛裝好學生啊,那個人會嚴重到住院分明也有你的份,你不過是跑得比我快罷了,他們居然把錯全都算在我頭上,不公平啦……」

  おそ松有些不快地回道,那時他本來也沒打算下手太重,心想點到為止就好,可有位開啟暴君模式的傢伙那時可說是完全殺紅了眼,他想阻止都阻止不了,只能眼睜睜看著對方被自己弟弟狠狠痛宰一頓,當時那畫面慘不忍睹到看得他都不禁同情起對方想拿張衛生紙出來拭淚了。

  「那是……也是啊,抱歉、都是我的錯。」

  「沒事啦!我隨便講講而已,不用在意,一切都讓哥哥承擔就行了,沒讓你也跟著受到停學處分真是太好了呢,チョロ松。而且被停課就可以在家睡到日上三竿,簡直爽到爆,換個角度來說我這可是因禍得福呢!」

  「おそ松兄さん……」

  見チョロ松十分難得地竟然向自己道歉,おそ松深知對方肯定是將這件事放到心底,覺得對他過意不去而一直愧疚著,連忙起身拍了拍對方的肩膀,笑著邊向他說不必在意,邊豎起了大拇指。

  チョロ松原本覺得感動的想要說些什麼,但話還沒出口就被おそ松的下一句話給堵得頓時無言。

  「大家兄弟一場嘛,這點小事不算什麼的──只要你願意借我一點錢去遊樂場玩就好了,那個……你知道的嘛,哥哥最近有點缺錢,但這幾天店家又進了新的遊戲機台,所以……啊哈哈哈!」

  「你這……混蛋長男!把我剛才浪費掉的感動通通還來!」

  「唔哇!不借就算了,發這麼大脾氣做什麼啊?」

  聽著おそ松所說出的話,チョロ松十分不想承認方才心裡竟然還覺得有些感動,瞬間覺得剛剛的自己簡直就像個白癡一樣,秒速把嘴裡含著的香菸抽出來丟到對方臉上以示自己的憤怒,幸虧おそ松閃得快,不然此刻或許就被菸頭給燙傷臉倒在地上打滾了。

  「爸媽他們都說了最近盡量不要惹事,那種聲色場所也給我少去一點!」

  チョロ松再次嚴正向對方發出警告,雖然明白依照自家大哥性格大概也不會把他的話聽進去太多,但仍然不放棄。

  「好嘛好嘛,兇什麼兇……你要是真有那麼聽話也不會跟著我們出來翹課了。」

  「嘖,有什麼辦法,誰讓我們是六胞胎。」

  他輕輕皺了皺眉,然後回答。

  若是只缺少他一人,感覺就是哪裡怪怪的,所以チョロ松向來不會拒絕兄弟們的邀約,雖然要一面維持課業又要一面當個不良少年真的挺讓他吃不消就是了,有時他甚至都會忍不住自嘲天底下像自己這麼認真的不良少年到底該上哪找去?

  「就是說嘛,おそ松兄さん。你最近實在玩得太過火了,稍微收斂一點對大家都好啊。」

  窩在一旁階梯上滑手機的トド松噗哧笑了一聲後跟著加入話題,然後邊對著手機鏡頭擺出俏皮的姿勢自拍,邊將剛照好的相片上傳至社群網站。

  「……我可不想被你這腹黑說。」

  おそ松扯了扯嘴皮,突然有股想翻白眼的衝動。

  假若讓他來選的話,他們六人之中打架時下手最狠的大概就屬トド松了。雖然平時臉上總是掛著笑容,社交手腕高超,在學校也相當有人脈,讓對方在校內有著極高的人氣,可說是校園偶像般的存在,但那都只是表面罷了,私底下不知道幹盡多少壞事。

  「トド松,今天的份還沒有……」

  這時カラ松忽然間走向了トド松,他輕按住對方肩膀,而後將身子靠了過去。

  「欸──早上出門前不是才吻過嗎?カラ松兄さん你會不會太飢渴了一點?」

  トド松停下滑手機的動作,露出一臉受不了對方的表情,但隨即又改口。

  「算了,如果是カラ松兄さん的話不管要吻幾次都可以。」

  他說完,便環住對方脖子自己主動貼了上去,絲毫不在意身旁還有別人在場,兩人就這麼無視旁人的目光,自顧自地開始上演火辣辣的親熱戲碼。

  「我的老天,你們兩個每天這樣從早親到晚都不嫌膩呀?你們不煩,大哥我看得都煩了!好痛痛痛痛、我的肋骨要斷了,救命啊赤塚老師──」

  看不下去的おそ松故作痛苦地抱著自己肚子在地上打滾,十分受不了自家兩個弟弟大白天的就在公開場合大放閃光,刺瞎他的雙眼。

  不過說來也奇怪,這兩個傢伙是何時搭上線的他怎麼都不知道?果然弟弟們進入青春期後總會有一兩件不想讓哥哥知道而偷偷藏起來的秘密了,想想還真是哀傷啊。

  「不要出去殘害別人的眼睛就好了。」

  早已習慣這場面的チョロ松面不改色地從自己書包中掏出課本開始複習明天課堂上的小考內容,對於一旁的閃光攻擊可說是近乎完全免疫,其實正確地說──他對三次元已經基本沒什麼興趣。

  「話說回來,一松和十四松那兩人跑哪去了?怎麼都不見他們人影?」

  發現竟然沒人理會自己,難得遭受和カラ松相同無視對待的おそ松覺得沒趣地從地上爬了起來,盤腿坐在地面,接著向四周張望了幾下,發現一向六人形影不離的他們之中現在卻少了兩名成員,覺得奇怪的發問。

  「好像十四松說他肚子餓,一松陪他爬牆出去買東西了,應該等等就會回……」

  「──松野六胞胎是不是在這裡!給老子滾出來!」

  將注意力稍稍從書籍上移開,チョロ松才剛開口回答,驀地就被一道不屬於他們兄弟之間的男聲給硬生生插入。

  「啊?」

  おそ松和チョロ松同時抬眼,眼神露出少見的凶狠,望向眼前一大批明顯就是來找碴的壯漢們不但沒表露畏懼的神色,反倒懶洋洋地開口挑釁。

  「我是大哥,你是要找哪位呀?」

  警戒地將周圍來回掃視過一遍,在心中估算著對方的人馬總數,最後將視線定在了方才開口說話的那人身上,おそ松語調輕鬆地開口問。

  「你們全部!上次你們兄弟之中有人把我弟弟打傷到住院了對吧?我現在就是來替我弟討回公道的,通通都別想跑!如果現在立刻向我下跪道歉,老子或許還會考慮饒你們兄弟六人一條小命!」

  啊,該不會是他們剛才在聊的那個……

  聽著似乎是為首、站在最前方的其中一名壯漢怒氣沖沖地說道,おそ松和チョロ松兩人心有靈犀般地相互對視了一秒,馬上意會過來對方所指的應該是他們二人上次聯手把一名同學打到重傷住院的那回事,只能乾笑著不知該如何回應。

  「呵,看來就算我想安分也不行呢,チョロ松。我不找麻煩,麻煩還是會自己主動找上門來。」

  「……沒辦法,誰教你自己本身就是個麻煩製造機呢。」

  見おそ松已經從地板上爬起,轉動著手臂熱身,一副準備萬全、蓄勢待發的模樣,看來就算現在想阻止也阻止不了了,チョロ松嘆了口氣,邊煩惱著回去以後該如何向爸媽解釋,邊闔上手中根本還未看到三分之一內容的課本,跟著從坐著的姿勢站起,走到おそ松身旁站定位,跟著擺出了備戰態勢。

  「喂、在那邊窸窸窣窣說些什麼悄悄話!還有旁邊那對親個沒完的笨蛋情侶夠了沒,給老子差不多一、呃──!」

  此時,領頭的那名壯漢學長不滿地再次出聲,順手指了指一旁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還在親熱的カラ松和トド松,才剛準備要發號施令,忽然間被人一個背後襲擊,話未說完臉便朝著地面重重倒去。

  和壯漢同一夥的小弟們看到這一幕全都嚇傻了,不過幾秒的時間內就突然失了領導人,一群人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方才究竟發生了些什麼事,老大就這樣突然自己倒了下去。

  而在壯漢倒地的同時,他的背後也出現了另外一道身影,一名有著與おそ松他們相似長相的少年就那樣安靜佇立在原地。他左手拿著沾著新鮮血跡的金屬球棒,而後將球棒輕輕一轉架到自己肩頭上,咧開嘴笑。

  「哥哥們沒事吧?和一松兄さん出去買點心回來就正好看到你們被圍住,就順手解決掉了,弱得可以啊這傢伙──啊,對了,我剛剛吃冰棒中了再來一枝哦,超開心的──吶吶,你們要不要也來一枝?我有買大家的份回來喔!」

  十四松臉上綻開一個大大的笑容,另一手拿著一枝已經食用完的冰棒棍,開心地揮舞著手轉圈圈,似乎完全感覺不出現場的緊張氣氛。

  「搞、搞什麼啊,這傢伙。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混到我們裡面來的……?」

  與壯漢同夥的學生們對於十四松的突然出現感到一頭霧水。他們錯愕地看著十四松,方才分明就沒移動過任何一步,注意力也一直保持在前方,為何這傢伙混到他們之中卻沒任何一個人發現到還瞬間就幹掉了他們老大,這實在太詭異了。

  「說、說那麼多廢話做什麼!上就對了!總之先把這個不長眼的傢伙幹掉……啊?什麼東西掉到我頭上?鞋子……?嗚呃!」

  一名小弟率先從驚愕當中回過神來,下了口令準備讓全部弟兄往在他們攻擊範圍內的十四松湧上,後腦卻在下一秒被一個飛來的物體擊中,接著在他愣愣地拿下砸中自己腦袋的東西觀察還未反應過來之時,忽然間感覺到有人從背後用力扯過他的制服外套,將他整個人翻轉過去,下腹猛地被狠狠一揍,使他狼狽地倒在地上乾嘔,久久無法起身。

  「敢欺負十四松,找死嗎你?」

  不知何時也從後方混入敵陣的一松扯下臉上的口罩惡狠狠地低聲開口,斜眼怒視著躺倒在地板抱著肚子的傢伙,然後一腳狠踩在那人背上,眼裡透露出想把對方碎屍萬段的殺氣,說話的同時掃視過四周,連帶周身也散發出陣陣黑氣,全身充斥著的危險氣息讓人不禁退避三舍。

  「一松兄さん,你的鞋子。」

  「喔……謝了。」

  無視於眾人目瞪口呆的神情,一松從十四松手中接過剛才自己踢出後又幫他撿回來的鞋子慢悠悠地穿上,而後兩人並肩一起走回他們兄弟那一方,分別站在おそ松和チョロ松兩側,跟著擺出隨時都可出擊的備戰姿勢。

  「真是太精采的表演了,你們兩個完全搶了哥哥我的鋒頭啊。」

  「你剛才明明什麼事都沒做吧……哪裡來的鋒頭?」

  「一松兄さん和十四松兄さん真是太帥了!」

  「哼,真不愧是My Brothers,幹得好。」

  看著兩位弟弟的精采表現,忽視掉チョロ松對自己的吐槽,おそ松欣賞似地鼓了鼓掌,接著瞥了一眼旁邊忽然間冒出來的傢伙們。

  「……你們這兩個傢伙什麼時候出現的?終於親夠了嗎?其實不用出來也行啊,因為這一話已經快結束了。」

  「沒辦法,誰教這群不識相的傢伙挑錯時機打擾我們呢,妨礙別人談戀愛可是會被馬踢的哦。」

  トド松吐舌笑了一下後回答對方,說話的同時還不忘裝可愛地眨了眨眼睛,而後在全員終於集合完畢、一字排開站定位後,六人像是有默契般地一齊動作向前跨出步伐。

  「那麼──」

  感覺體內的血液漸漸沸騰起來,全身細胞似乎都在蠢蠢欲動,不斷地吶喊叫囂著想要趕緊大幹一場,おそ松緊盯著眼前的獵物們舔了舔唇,雙手微微交握折著手指使之發出懾人的喀喀關節聲,嘴角隱約勾出一抹帶著玩味的弧度,接著咧開惡魔般的張狂笑容。

  「接下來、該怎麼辦好呢?」

發現自己特別喜歡喧嘩松這個二創設定
或許是因為可以看到很狂又很黑的六子所以覺得特別帶感XD

會想寫這篇其實主要是因為私心想偷渡カラトド
結果卡拉從頭到尾只講了兩句話,還覺得他太可憐趕緊又幫他補了一句(Fuck


自我流喧嘩松設定↓


おそ松:
平時毫無長男風範,但關鍵時刻又會立刻展露他天生具備的領導者能力。
因為還未成年,翹課後大多跑電動遊樂場閒晃(金錢來源大多是チョロ松借的),在班上是開心果,頗受歡迎,但因為說話總是不經大腦(簡言之就是白目)因而得罪了不少人,造就他每天有找不完的麻煩自動送上門。

カラ松:
演劇部王子。
學生時期中二病還未太嚴重,再加上王子光環令他在校內也挺受部分女性歡迎。(但因為全都背地裡被トド松擋掉了,導致他至今仍未收到一封女生寫的情書過(挑戰書倒是收的滿多的))
打架很強,但基本上不主動找人麻煩,都是為了幫おそ松收爛攤子去助陣才因此和人結下樑子。
外表看似是個硬派,但其實性格溫柔,不少學生私底下都接受過他的援助,因此有個規模不小的粉絲(男性會員居多)後援會,但本人並不自知。

チョロ松:
隱性偶像宅。
為了方便看管如同不定時炸彈的兄弟們而成為了不良少年,但本性其實是名好學生。在班上與同儕相處良好,為了不讓自己的進度落後,翹課完畢會向同學借筆記自己回家複習一遍,堪稱史上最認真向學的不良少年。
每天都為了如何替自家長男擦屁股而頭疼不已。開啟暴君模式時無人能敵。

一松:
孤僻,平時在班上不怎麼和其他人說話,由於有暴力傾向因此也沒人敢招惹他。
課堂時間大多在睡覺,和所有人保持著微妙的距離感,唯獨午休時間十四松來找自己去吃飯時才會難得地展開笑顏。
和おそ松一樣是六胞胎中最難掌控的不定時炸彈之一,得罪了無數人,只要看不順眼一律先動手再說,導致チョロ松的煩惱更上一層,甚至開始考慮乾脆自己轉學眼不見為淨算了。

十四松:
開朗的笨蛋,在班級中也是名開心果。
熱愛棒球,有著像是永遠用不完的精力,偶爾會去替其他運動社團幫忙兼職。隨身攜帶金屬球棒,同時也作為武器使用。
說話比較不會看氣氛,常常在緊急事態下說出和現況完全無關的事情,但有別於おそ松的白目,或許是因為自身所散發的天然氣場緣故,從沒人對他認真生氣過。較常與一松一起行動。

トド松:
學園偶像。
善於交際,社交手腕高超。相當受女生歡迎,在男生群內也有一定人氣,有龐大的粉絲團。
情報通。為了接收訊息而隨身攜帶手機,校內的地下情報網可說全歸為他掌控,手中握有許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就連校長都得讓他三分。
平時不太出手,可一旦出手卻比誰都狠。(おそ松評定)主要以暗地裡所掌握的情報來要脅敵人,使對方自動投降並臣服於自己,收為己用。
一般時候全權交由他的大批粉絲幫自己處理紛爭,不必沾任何一滴血即可打敗對手。相較於其他兄弟較為細心一些,但有點雙面人性格。

  106 2
评论(2)
热度(106)

© 天少(休止狀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