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少(休止狀態)

暫停更新,歸期不定。

 

【おそ松さん/材木松】獨占欲(カラトド)

※F6版カラトド(?)
※看完16話後的腦洞
※雖然應該沒什麼捏,不過還是建議先看過16話以後再往下喔!



  「トド松!」

  沒來由地突然大吼出聲,カラ松疾步走往自己弟弟所處的方向,接著在對方面前站定後,表情嚴肅地看向トド松。

  「怎麼了?カラ松兄さん?」

  トド松不明所以,頭上冒出大大的問號,歪了歪腦袋,不明白自家二哥為何忽然帶著一副生氣的表情直盯著自己瞧。他最近應該沒有做什麼會讓對方生氣的事情才對啊,難道是他前天偷吃對方的點心被發現了?還是……

  他在腦中思索著各種有可能的原因,但想破了腦袋仍然得不出解答,而就在他苦思的同時,カラ松便忽然間扯下自己身上的斗篷,接著二話不說地直接強制披到他身上。

  「為什麼又穿那麼少出來!說過多少次不要在外面露這麼多了!」

  雙手叉在腰上,カラ松眉頭緊皺,然後又覺得光這樣似乎還不太夠,又再度伸出手把斗篷重新拉緊綁好,確認トド松全身都遮蔽完全、將他整個人包得密不透風後,才終於放心似地點點頭。

  「突然之間做什麼啊你!很熱欸!」

  結果他的完美傑作不到一秒就被トド松立馬扯掉然後用力丟到地上。

  「做、我是怕你著涼啊……」

  不明白對方為何突然發這麼大脾氣,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邊做錯的カラ松愣了愣,接著開口想解釋原因,但トド松明顯不打算領情,立刻就打斷他。

  「著什麼涼呀,我又不是小孩子!而且你看看這大熱天──」

  トド松邊說邊伸出手指了指天空高掛著的大大太陽,殘酷的烈日毫不留情地灼燒著皮膚,刺眼並強烈的日光曬得人腦袋昏昏沉沉的,這樣炎熱的氣候下,他光是穿短褲都還嫌有些熱了,再讓他披上斗篷那豈不是更加自虐的行為嗎?真是搞不懂這個笨蛋哥哥腦子裡都在想些什麼。

  「可是,你、我……」

  カラ松欲言又止,看起來似乎想說些什麼,但話到了嘴邊卻又吞了回去,最後只是落寞地撿起剛才被トド松丟到地上的自己的斗篷,氣氛貌似變得有些尷尬。

  「……想說什麼就說啊。」

  顯然也感覺出カラ松有話想說,トド松單手叉腰,沒好氣地開口,並用眼神示意讓對方不要拖拖拉拉。

  每次看見カラ松露出那種神情,他總是會心軟下來沒辦法就那樣置之不理。

  雖然聽到トド松讓自己繼續說下去,但或許是因為這句話對他來說太過難以啟齒,カラ松支支吾吾了許久,過了好一會兒才終於艱難並緩慢地張口繼續將方才沒說完的話接下去。

  「其實我是因為、那個……不太想讓你穿那麼少的樣子被別人看到啦……抱歉,我很小心眼吧。」

  似乎自己也覺得相當不好意思,カラ松邊說邊漲紅了臉,一句話說得斷斷續續的,話越說到後面聲音也變得越小,眼神不停飄來飄去,雖然用單手稍微掩住了自己的面容,但紅透的耳根仍然出賣了他。

  而トド松也像是被對方的反應給感染一般,聽著カラ松解釋的同時臉也不禁微微紅了起來。聰明如他,當然聽得出來對方話中想表達的意思;應該說,那樣明顯的獨占欲發言,任誰都能夠聽得出來。

  彼此就這樣相互沉默著過了好一陣子都沒人接話,半晌後,トド松才覺得受不了似地率先打破沉默,大喊了一聲無意義的單音後,懊惱地抓了抓頭髮,而後大步走向カラ松,將對方手中的斗篷一把扯下,接著快速套回自己身上。

  「啊……真是……熱死人了啦。」

  他一邊心不甘情不願地將斗篷穿上,嘴巴一邊不斷碎唸著好熱好熱,忽視掉一旁對於他做出的舉動因而目瞪口呆的傢伙。

  「トド松?為什麼?」

  カラ松面上閃過一絲驚喜的神情,但同時也感到困惑。他不敢置信地看著對方,明明到剛才還不願意接受,不明白トド松現在為何又突然願意穿上他的斗篷。

  「你就當我突然想防曬好了啦,問那麼多做什麼。」

  似乎沒打算正面回應這個問題,トド松隨便扯了個理由塞給カラ松,將繩子拉緊戴上連帽後便將身子轉了過去面向カラ松。

  他忽然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然後拉起カラ松的一隻手伸進自己斗篷內,故意抓著對方的手讓他撫摸自己的大腿處,挑逗意味極其濃厚的動作使カラ松全身不禁僵住,而トド松依舊笑吟吟地看著他。

  傾身靠向已經整個人石化的カラ松,トド松將自己的身體貼到了對方身上,曖昧地附在他紅透的耳根邊輕吹了口氣。

  「我可是聽你的話把斗篷乖乖穿上去了喔,那麼等會兒回去以後是不是也該聽我的話一次,用那些潤滑劑來做些能夠讓彼此變得黏黏滑滑的事情呀?カラ松兄さん♥」


官方不發糧我只好自己腦補了⊂彡☆))д`)

  76 7
评论(7)
热度(76)

© 天少(休止狀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