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少(休止狀態)

暫停更新,歸期不定。

 

【おそ松さん/長兄松】隨筆(カラおそ)

  「おそ松,我可以……吻你嗎?」

  突如其來的問句使坐在桌前翻著漫畫打發時間的おそ松頓了一下,他停下手上翻閱的動作,側過頭看向剛剛說話的人。

  他沒什麼反應的望向坐在自己身旁的カラ松,相比起自己的冷靜態度,反倒是說想吻他的カラ松表情看起來似乎有點緊張,對方臉有些紅,放在盤著的大腿上的雙手也微微攥緊,明顯就是一副相當不安的樣子。

  說來自他們彼此互確心意,從開始交往後不多不少也正好過了一個月吧?

  老實說在正式交往以後おそ松是多少有些期待カラ松能對自己做出更進一步地舉動的,不過看來是他太高估對方了,從在一起後那傢伙不但沒吻過他,甚至就連牽個手都要緊張半天,好不容易終於牽上去了,結果握不到三十秒某個純情處男就滿面通紅的迅速放開手然後退得遠遠的,說這樣就已經很滿足,讓他簡直哭笑不得。

  這樣的純情傢伙現在居然會主動說想吻他,是開竅了嗎?還是不小心撞到腦子發昏說錯話了?

  不過無論怎樣那都已經不是重點,既然難得對方自己主動說想接吻了,他又有什麼好拒絕的呢?

  「可以啊。」

  露出一慣地微笑,おそ松笑嘻嘻地回答,然後不意外地看見自家弟弟面上顯露開心的神情,陡然而生的惡作劇心態湧上心頭,下一秒便又補充。

  「給我五千塊就行啦。」

  「欸?」

  高興的情緒還維持不到數秒,カラ松便因為おそ松後面突然迸出的這句話給弄得愣住,瞬間僵住。

  「接吻費啊,純碰觸一次五千、張嘴八千、需要更進一步的舌吻的話是一萬!畢竟你是我可愛的弟弟,所以可是有特別算便宜給你打八折了哦。如何,夠划算吧?」

  おそ松一面興奮地開口說著,一面伸手朝カラ松比出了個大拇指,說話的同時還順帶眨了眨眼睛,將他那天生具備的欠揍感十足十地展現出來,假若現在在他面前的是チョロ松的話,大概會毫不猶豫地直接一拳揍到他臉上去也說不定。

  但カラ松脾氣明顯比其他人好太多了,雖說他偶爾也會因為被おそ松弄得太過頭的戲弄而忍不住揍他,但大多時候他都是選擇默默承受,認為這是大哥所給予自己的愛。

  其實應該說,他分不清おそ松到底哪些時候說的是真話、哪些是開玩笑。

  曾以為比起其他兄弟,自己或許是最了解對方心思的人,可後來想想似乎又並非如此。

  他永遠都搞不懂對方腦袋裡在想些什麼。

  想到這,カラ松不禁微低垂下頭,一股失落的情緒頓時湧出。

  注意到對方的態度明顯轉變,おそ松原本掛在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明白自己開玩笑可能有點開得太過頭了,連忙揮了揮手,試圖引起カラ松的注意力。

  「別、別露出這種表情嘛,カラ松。哥哥剛才是開玩笑的啦,你應該懂的吧,哪?」

  「……是這樣嗎?」

  聞言,カラ松抬起臉望向對方,但眼中似乎還是帶著點懷疑。

  他忽然間回想起和おそ松如何在一起的經過。

  最初先告白的是自己,那時是趁著和對方在チビ太攤子上喝酒閒聊時憑藉著酒意而衝動下做出的行為,當話一出口後他就瞬間酒醒大半了,可話已出口,他想後悔也來不及,抱著這輩子有可能就此被兄弟厭惡到死的絕望心情等待著對方宣判,卻怎麼也沒料到おそ松竟然給予他「OK」的答覆。

  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突然就美夢成真的感覺讓カラ松很不踏實,但同時也暗自慶幸著能將對於對方的愛慕說出來真是太好了。

  和おそ松開始交往後,他不是沒想過要試著積極行動,能讓自己有與對方更加親密的行為,可光只是開口徵詢能不能夠牽手就幾乎耗盡他所有恥力,更往下的步驟他根本沒辦法繼續做下去。

  真是痛恨自己怎麼可以如此沒用。

  而這次會提出希望可以接吻的請求,也是他好不容鼓起勇氣才終於問出口。

  但大哥現在這是在玩他呢?還是真的打算要讓他付所謂的「接吻費」?

  他還真不明白。

  見カラ松眼裡仍舊充滿懷疑,おそ松抓了抓頭,只好放下身段低頭道歉。

  「抱歉,剛剛是我不對啦,故意逗你玩的,接吻費那種東西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雖然カラ松要是真打算付他也不介意啦。

  おそ松內心這樣默默想道,不過就目前的情況來說,他還是安靜閉嘴別繼續說些引仇恨的話對自己會比較好。

  「來吧,不是要接吻嗎?再不快點等會兒其他人回來就沒辦法做囉。」

  おそ松一面說一面伸手用力拍了拍大腿,樣子看起來似乎相當有幹勁,然後邊說邊稍微挪動身子靠往カラ松的方向。

  聽著自家大哥把接吻這檔事說得和吃飯一樣輕鬆簡單,カラ松頓時沒了脾氣,原先的緊張感似乎也因為這句話而稍稍減緩了點,身子不再像最初時那樣僵硬。

  「喔、喔……」

  只見おそ松將眼睛閉上,而後微微仰起臉等待著他行動,カラ松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雙手緩慢地按到對方肩上,用極慢的速度將臉朝おそ松慢慢靠近。

  緊張的情緒似乎又在一瞬間全部回來,不斷加速的心跳聲彷彿都能清晰聽見,カラ松緊抿著唇,在離對方僅剩不到幾公分的距離停下,遲遲做不下去。

  「カラ松,你是怎麼了,幹嘛還不……」

  等待許久卻遲遲等不到對方行動,おそ松按捺不住地睜開雙眼,然後便看見對方就那樣停在自己眼前一動不動。

  「你在緊張嗎?」

  立即得出這個結論,おそ松連猜都不用猜就能知道對方此刻的心情,其實他和對方一樣心裡也是有點緊張的,畢竟是第一次接吻嘛,對象又還是自己的弟弟,但相較起カラ松明顯的情緒不安,自己倒是平靜多了。

  挫敗的カラ松朝他微微點頭,似乎又開始覺得自己沒用。

  「那還是由大哥我來引導吧?」

  覺得繼續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おそ松順口提議,雖然講得好像經驗豐富,但他自己其實也沒接過吻就是了,但AV和小黃書看了這麼多年,應該照著和上面差不多的方式做就行了吧?

  抱著拿弟弟來實踐一下、試驗看看片裡那些做法是不是真的有用的心態,おそ松還未徵得對方的許可,便自己將唇緩緩湊了過去。

  「大、唔……」

  カラ松還在恍然,猝不及防就被自家大哥偷襲,溫熱的唇貼了上來,雙唇交疊。

  全身僵硬地感受著對方的嘴唇,柔軟的觸感使人忍不住有股想一口咬下去的衝動,每當感覺到おそ松從鼻間所噴出的溫熱氣息,カラ松就不禁微微顫抖,而他還沒從這刺激的體驗中緩過勁來,同時便感覺到貼在自己唇瓣上的那雙唇突然伸出舌頭輕輕舔過他。

  「カラ松光這樣就已經覺得興奮了嗎?好色喔。」

  微微退開身,おそ松笑嘻嘻地說道,而後輕舔了下嘴唇,色情意味濃厚。

  似乎是被對方這個無意識的行為給刺激到,カラ松輕嘖一聲,控制不住地伸出手將おそ松給一把抓了回來,然後毫無半分猶豫地再次貼上他雙唇。

  「唔哇!等等,我開玩笑的、嗯唔……」

  被カラ松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徹底嚇了一跳,おそ松頓時沒了方才的輕鬆自在,只能認命地接受對方粗暴又毫無技巧性可言的吻。

  他感覺到カラ松生澀地伸出舌頭用舌尖輕抵住他,小心翼翼地撬開他的齒關,然後捲起自己的舌頭,兩人唇舌交纏,相互交換著彼此濕熱的氣息,過大的快感使おそ松忍不住從口中洩出些微呻吟。

  「嗯嗯──?」

  忽然間感覺到似乎有隻手在撫摸自己背部,毫無防備的おそ松被這突然的刺激給嚇了一跳,猛然睜開雙眼,發現カラ松原本按於自己雙肩的手不知何時已經悄悄下滑,一只手摩挲著他的後背,一只手則從他的上衣下襬伸了進去。

  喂喂,這還真是大膽啊……說好的純情小處男呢?本性開關被打開了嗎?哥哥我可還沒答應要做到這步啊會不會進展太快了一點?

  瞧カラ松不安分地在自己身上來回撫摸,而且還一副摸得挺爽的樣子,おそ松頓時覺得剛才果然還是應該跟他收費才是正確的選擇。

  才想著要把那只還在不停吃他豆腐的手給拔開,おそ松便又忽然感覺到有人使力將他一推,カラ松順勢將他推倒至疊蓆上,然後戀戀不捨地將嘴從他唇上移開,微喘著氣。

  「大哥、我覺得我好像忍不住了,可、可以嗎……?」

  從上方壓著おそ松,カラ松努力維持著最後一絲理性徵詢戀人的同意。

  明明一開始覺得牽手就應該很滿足了、明明覺得接吻應該就已經是極限了,可是直到此刻,他才發現到原來自己的慾望是這麼地無窮無盡,完全克制不住想要觸摸對方的衝動。

  看著カラ松那副按捺不住的模樣,雖然原先沒想過會這麼迅速一次進展到這個地步,但對方不管怎麼說都是他可愛的弟弟啊,おそ松又怎麼會好意思向對方說出拒絕的答覆呢。

  主動將雙腿纏上カラ松精壯的腰身,おそ松雙腳交叉輕勾住對方腰部,雙手輕撫上カラ松那張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臉,嘴角勾出一抹邪笑。

  「嘛,雖然我本來是還沒準備好要走到這步啦,但畢竟你是我可愛的弟弟嘛,所以當然是OK囉。」


卡拉歐搜日快樂!!!!!
一樣沒什麼邏輯的隨筆
昨天突然想寫,但因為時間實在太趕了我連名字都還沒想到要取什麼啊!!
說起來カラおそ其實是我落入松坑以後第一個站的CP,結果卻到現在才寫好像有點太慢了……雖然真的寫了以後也發現自己的確不太會寫就是了(。

  157 25
评论(25)
热度(157)

© 天少(休止狀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