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少(休止狀態)

暫停更新,歸期不定。

 

【おそ松さん/材木松】戀人未滿三十題2-3題(カラトド)

2.無法阻止的言語

「我喜歡你。」

「雖然我或許沒有特別厲害的長處,也或許沒有擁有足夠的財富可以讓你過著錦衣玉食生活,但我是真心地喜歡你,希望你可以跟我在一起……請問你能否接受這樣的我呢?」

男子衝著站在他眼前的人訴說出自己的心聲,表白他壓抑許久的愛慕之情,他用右手捂住自己的心口,左手則朝前伸向了對面那人,殷切等待著對方給予他答覆。

然而在他將話說完後過了許久,面前的人卻像是石化一般,靜靜站在他眼前一動不動、毫無反應,頓時心生困惑,老是維持著同一個Pose也很累人,無奈之下,他只好再次開口,打算詢問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那個、トド松,下一句台詞輪到你了,是忘記了嗎?還是說我哪邊演得不夠好?沒關係,要不然我們換另一個橋段好了,嗯……就第五十二頁這段如何,劇情概要是女方終於卸下防備接受了男方的追求,兩人深情互訴愛意,那麼就由我先開始、我──咕噢!」

カラ松疑惑地望著眼前陪他對戲的末子,擔心是自己演得不夠完美以致對方接不下去,見トド松沒表示任何意見,便拿起自己的腳本翻看了一下,然後找到其中一段他認為不錯的劇情內容,才開心地抬起頭,深吸了口氣,準備唸出上頭的台詞,卻在下一秒被眼前飛來的物體直擊面門,痛得他忍不住蹲下摀著自己的臉直喊痛。

「……トド松,你是怎麼了啊?是我哪部分演得不夠好所以生氣了嗎?」

拚命揉著自己的臉,希望能藉此舒緩一些疼痛的感覺,カラ松被劇本砸得痛到不禁流出眼淚,但又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邊做得不對,只能可憐兮兮地看向トド松,希望能夠獲得一個合理的解釋。

而トド松卻只是依舊站在原地,眼神有點心虛的瞥向另一邊不去看カラ松,表情不太自在的開口。

「都不好啦……話說為什麼要找我來陪你對戲呀,這種事明明找其他兄弟也可以做吧,而且還是女主角的戲碼……」

將方才投擲出凶器的那只手收回,トド松話越說到後面變得越小聲,到最後近乎變成嘀咕的自言自語,覺得再繼續待下去也不是辦法,一面說話一面轉身想走,卻在準備拉開紙門的那瞬間,被カラ松給一把扯住了手臂。

「都不好是、是指哪部分?是說『我喜歡你』那段嗎?還是、還是那個──」

「閉嘴、不要再說下去了!全部都不好啦!」

「咳噗!」

顧不得仍隱隱作痛的臉部,カラ松急急追上對方的步伐,對於演技一向特別要求、追求完美的他,希望能夠獲得對方一些指點,好改進他未來的表演方式,以便讓自己更進步,可他話還未說完,可憐的カラ松就又被トド松用手肘狠狠揍向了腹部,再次痛得蹲到地上,久久起不了身,只能眼睜睜地望著トド松從自己面前拉開門後大步離去。

而直到把拉門關上的那一刻,トド松才像顆洩了氣的皮球一樣無力地蹲縮到地上,然後重重呼了口氣。

全部都不好。

不論哪一句台詞都是。

所以不要再說下去了。

每當聽見カラ松用精湛演技所說出的動人話語,那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嗓音就不禁讓トド松臉紅心跳,更別說要去看對方的臉了,他根本就不敢看,深怕這一看就會一不小心洩漏出自己的心聲與他埋藏在心底的感情。

他緊緊捂住自己心口,抓皺了胸前的布料,而後默默垂下臉,雖然清楚對方說的只是劇本上早就安排好的既定台詞,卻仍克制不了心裡那股悸動。



『我喜歡你。』



啊啊、假如那句話是對他說的話那該有多好呢……

可那人眼中所看見的女主角並不是自己。



3.想擁抱你的衝動

「トド松?」

カラ松感覺到背後忽然間壓上一股不屬於自己的溫度。

原本在專注地照鏡子的動作停止下來,視線向下飄去,發現有雙手從後輕輕環抱住自己的腰際,而從對方所穿著衣物的袖子顏色,他立即就認出了這個人是誰。

他疑惑地想轉過身,但卻立刻窘迫地發現目前這個狀態下不好移動,所以只能夠維持原來的姿勢出聲詢問。

「怎麼了?冷嗎?」

他的嗓音中帶著些微關切的語調。雖然並不是說他偏心,他對所有兄弟的愛都是一樣的,每一人都是無可替代的重要存在,可對於這個家中最小的末弟,他總是會忍不住特別關心,總是無法放他自己一個人待著。

而トド松並沒有立即開口回答他,只是輕搖了搖頭,接著將自己的身體更靠往カラ松的方向,將全身的重量都壓到カラ松身上,然後才用如蚊子般細微的聲音啟口。

「充電。」

「ト、トド松……?」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撒嬌舉動,カラ松身子猛然僵了一下,手中拿著鏡子也差點因而摔落下去,好在他即時回神反應過來,趕緊重新抓穩握柄才沒讓鏡子掉到地上。

發現抱住自己的トド松沒有回應,カラ松努力側過頭去,然後用眼角餘光瞄見トド松抱著他後便迅速地進入夢鄉,雙眼緊閉、嘴唇微張,依稀能聽見的均勻呼吸聲,能夠感覺得出來這副身軀的主人睡得相當安穩。

看到這一幕的カラ松全身再度僵住,一丁點都不敢移動,深怕自己隨便亂動便會吵醒了對方。

而他內心此刻的狀態卻和外在呈反比,在トド松將身子貼上來的那一刻,他便馬上亂了方寸,整個人內心如同剛經歷一場大爆炸,一顆心噗通噗通直跳,完全無法平復、冷靜下來。

其實在トド松抱上來的那一瞬他是有股衝動想立即轉過身去將對方抱進自己懷裡的,可他終究還是做不到。

他清楚自己對於這個弟弟是抱持著什麼樣的感情,但對方不是,肯定只是單純將他作為一名兄長敬愛著、撒嬌著,而這個擁抱也絕對沒有任何特別意思。

在內心與自己的欲望掙扎交戰許久,カラ松最終戰勝了自己心中的邪念。望著トド松睡得香甜的睡顏,他輕微地嘆了聲氣,接著以不驚動到對方的姿勢,微笑著伸出手輕輕揉了揉對方的頭。

「Good night,トド松。」

作個好夢吧。


本來想趕在02:06發但果然太高估自己的龜速了……(尤其時間一指向7分後我就變得更龜了,一整個交了卷後放棄世界的考生狀)
明明是難得的カラトド日我卻是寫這個,晚上若有時間的話會再發發別的東西上來

話說這個系列我究竟有沒有辦法把它完結呢

  32 1
评论(1)
热度(32)

© 天少(休止狀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