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少(休止狀態)

暫停更新,歸期不定。

 

【おそ松さん/長兄松】cigarette(カラおそ)

玩互動命題寫的小段子
抽到的題目是:間接接吻/二人獨處的星期天/甜蜜陷阱

(但寫完才發現明顯有寫出來的好像只有一個)


將手中的雜誌翻過下一頁,印在頁面上的女星豔照おそ松平時都會多看個幾眼,以便滿足自己的眼福,可此刻他的心思卻完全不在上頭。

他輕輕抬眼,將目光放向正一個人坐在窗檯邊抽菸的カラ松。

白煙從點燃的香菸徐徐飄升,隨著對方吐息的動作,和從窗外輕輕吹進的微風混合在一起,散於空氣當中。

室內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菸草味,熟悉的氣味飄進鼻間時不禁令おそ松吞了吞口水,似乎煙癮也有些發作。

平時他是不在家抽菸的,其他兄弟也不會,不過カラ松這小子大概是為了想耍帥所以才裝酷選在房間抽,那是幸好爸媽正好都不在家,否則把房間搞得這麼烏煙瘴氣被發現的話這傢伙早不被松代打死才怪。

「一個人坐在窗戶旁想些什麼啊?カラ松。」

將手裡的雜誌隨意丟到一旁,おそ松從位置上爬起悠哉地走向自家弟弟身邊,親暱地將右手搭在對方肩膀上,左手則逗弄似地故意戳了戳カラ松的臉頰,絲毫不怕對方生氣。

似乎早已將這件事習以為常,カラ松並未因おそ松的幼稚舉動而感到不悅,他撥了撥瀏海,將夾在手指上的菸送入嘴裡輕抽一口後,接著再次緩緩吐出一口氣。

「哼,也沒什麼,純粹享受一個人的寂靜時光。」

「噗哈!還是一樣說話那麼痛啊,受不了受不了,不管聽幾次都不會膩呢,太有趣了。」

忍不住地爆笑出聲,おそ松用力拍了拍カラ松肩膀,完全不顧慮當事人也在場的心情,不客氣地直接在自家弟弟面前大笑出來。

「……我說話真有這麼好笑?」

見おそ松笑得那麼誇張,カラ松不禁微微蹙起眉,每次當對方聽到自己開口時,給他的反應都幾乎是笑個不停,這讓他不由得開始深思自己究竟都是說了些什麼才能夠使對方笑成這樣?

「不不不,沒事,你就繼續保持這樣下去就行了,不痛就不是你了嘛。」

並未打算在這個話題上和對方認真解釋,おそ松隨意敷衍帶過後便一屁股坐到カラ松旁邊,隨後相當自動地將身子靠了過去。

「吶,也借哥哥抽一口吧?看你抽害我也跟著想抽了。」

「不要。」

厚著臉皮伸手想討菸的おそ松才剛把話說出,カラ松便立刻毫不留情地即答,使おそ松瞬間垮下臉,一臉哀怨地望著對方。

「欸──為什麼?」

「這是我買的菸,為什麼非得借你抽不可?要抽可以花自己的錢去買吧。」

輕吐出煙霧,カラ松面無表情地道出這個殘酷的回答。

天知道他被おそ松給耍賴皮多少次了,每次都說借他抽,作為交換下次他的菸也可以借給自己,結果這個「下次」都不知道已經等多少年了カラ松到現在都還沒等到,自己的菸倒是被對方白白吞掉不少次。

這次他可不會再被大哥給騙了。學乖的カラ松暗暗在心中想著,在內心不斷告誡自己絕對不能心軟後,便將頭轉了回去不去看おそ松,表示自己的心意已決。

「カラ松……」

嘴中發出了不似平常的柔軟聲調,聽得人禁不住全身起了一陣雞皮疙瘩,噁心得想吐,可おそ松這樣的人是不會在意別人眼光的,只見他一面說一面挽住了對方手臂,絲毫不害臊地將自己整個人貼到カラ松身上,將頭輕靠在自家弟弟肩膀上。

「有什麼關係,就借哥哥抽一根嘛。拜託你啦、哥哥我昨天才打小鋼珠輸到沒錢,現在可是窮得連一包菸都買不起了,不要這麼絕情嘛。」

「……那是你自作自受吧。」

要鎮定、鎮定啊カラ松!不可以動搖──!

與內心激動的反應大不相同,カラ松在對方將身體貼上來的那一刻明顯僵了一下,整個人石化在原處,努力忍耐壓制住心中那股躁動的慾望後,逼迫自己冷靜下來,嘴角不太自然地扯了扯接著才開口回答。

「你難道忍心眼睜睜看著哥哥被菸癮折磨到痛苦萬分的難受模樣嗎?」

摟緊對方的手臂,おそ松可憐兮兮地望向自家次男,幾乎是把自己長男的自尊給拋棄得一點都不剩了,看著這樣的哥哥,カラ松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方才好不容易壓下的邪念似乎又被撩撥起。不過就是為了根菸,有必要這樣嗎?

「不、不行,你自己想辦法去……」

驚覺自己險些就被對方給牽著鼻子走,差一點又落入自家大哥所設的圈套中,カラ松連忙將視線撇開,邊說邊慌張地想抽出自己被おそ松挽住的那隻手,可這時對方動作卻比他快了一步,霍地一把將他扯了過去。

「嘖,我都已經低聲下氣、拋下自尊求你了,你怎麼還不答應啊?不給我是吧,不給那我就自己搶了!」

おそ松明顯就是屬於軟的不行就來硬的那種典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眼見自己苦苦哀求的招數沒有奏效,立即就變了臉色,撂下狠話後便大力扯過カラ松的手臂,而後用嘴將對方拿在手裡的香菸一口咬了過去。

「喂……你是動物啊?居然用嘴巴搶……」

呆愣地看著おそ松迅速搶走自己香菸的動作,カラ松百般無奈地望向對方。到底人要怎麼無恥才能夠達到他家大哥這樣程度的境界,他實在很想知道。

而正當カラ松放棄地任由對方奪走自己的香菸,嘆了聲氣後,準備再從菸盒中重新掏出一根點燃時,おそ松卻忽然間伸手扯住他的衣領,衝著他的臉就直接將含在嘴中的煙往他臉上噴,嗆得來不及閃躲的カラ松不停直咳嗽。

「嘿嘿,這樣算不算是間接接吻啊?」

痞痞地張口笑道,おそ松嘴角微微彎起一抹帶點玩味的弧度,極近的距離下似乎就連彼此的呼吸聲都能夠清楚聽見,曖昧的氛圍瀰漫在兩人周身,他輕舔了舔唇,又抽了一口菸,接著在自己打算準備抽身離開時,カラ松卻猛地伸手掐住他的下顎,狠狠地吻上他的唇,動作絲毫不溫柔地磨擦著他的嘴唇,像頭餓壞了野獸要把自己拆吃入腹似地,不斷瘋狂渴求從他身上獲取更多。

面對カラ松的突然襲擊,唇上傳來的痛楚令おそ松不由得輕皺了皺眉,雖然略感意外,但沒擺出抗拒的姿態立刻推開對方,反倒有些享受似地接受對方那帶點侵略性般粗暴的吻,主動伸出舌頭回應著カラ松,任由對方在自己口內肆意地進犯並占有他的全部,口腔內殘餘著的淡淡菸味如同催情藥物般,撩撥著彼此內心深處蠢蠢欲動的慾望。

放開對方後粗喘著氣,カラ松惡狠狠地瞪著おそ松,似乎是還沒打算就此放過他,他喘氣調整呼吸,一手緊捏著眼前人的下顎迫使おそ松面對自己,一手則摟過對方的腰將他貼到自己身上。

「是你先煽動我的,可別以為我就會這樣輕易放過你了,Honey?」

聽著カラ松從齒縫中擠出的字句,おそ松僅是輕挑了下眉,絲毫沒露出感到畏懼的神色,作為回應般伸出雙手環住對方後頸後,嘴角扯出一個挑釁般的微笑。

「求之不得呢、Darling ♥」


然後就幹了個爽。(非常好)

  109 15
评论(15)
热度(109)

© 天少(休止狀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