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少(休止狀態)

暫停更新,歸期不定。

 

【おそ松さん/長兄松】這樣算是邀請嗎?(カラおそ)

互動命題關鍵字:①這算是邀請嗎②晴天霹靂③認真裝病



おそ松臉皮厚早就不是第一天的事,這是松野家全員都相當清楚的事情。

經過長年的相處下來,大家幾乎都已經見怪不怪,練就了對自家長男在耍賴時視而不見、不動聲色的高超功力。

每當おそ松賭博輸到將積蓄用盡開始找兄弟們裝可憐討錢拿時,平時並不算怎麼合群的五人便會立刻站在同一陣線合作起來抵禦長男,而後將對方趕離出自己的視線範圍,說什麼就是不借。

但唯獨カラ松抵抗力特別弱。

雖然偶爾他也會難得地強硬起來,可大多數時候,不論他前面態度表現得再堅決,最終仍敵不過大哥的苦苦哀求,心軟下來將自己身上僅有的錢借給對方。而這借出去的錢下場就和丟到水溝裡沒兩樣,基本回不來。

雖然明白,可カラ松卻無可奈何。

沒辦法啊……每當只要看見對方楚楚可憐的模樣,即使知道是裝出來的,可自己就是做不到狠下心來拒絕おそ松。

就因為おそ松太懂得如何利用自家次男的溫柔,因此可憐的カラ松便常常成為他優先下手的對象,而其他人為了自保不被難搞的自家大哥纏身,全都相當沒良心地放任カラ松自生自滅,完全沒有一次要搭救他脫離險境的意思。

「呐、カラ松,哥哥我昨天賭馬又不小心輸光錢了,現在生活面臨極大困境,若是再不盡快籌出錢來就會餓死的,就當是最後一次,拜託借我一點啦──」

「要扯謊也編個好一點的吧,每天三餐都吃家裡的,你哪有那個機會餓死?」

將自己的手從被對方挽住的狀態迅速抽離開,知道某人肯定又是準備打自己主意想要來借錢了,カラ松故作鎮定、面不改色地回答完這句話,隨後便連看おそ松一眼都沒看的繼續拿著自己手裡的鏡子照他的臉。

嘖,似乎學聰明了嘛。

暗暗在心中罵了一聲,おそ松皺了皺眉,在心中煩惱該如何應對明顯越來越難拐騙的カラ松,隨即臉上又立刻堆起笑容,不死心地再次蹭到自家次男身旁。

「話不是這麼說的啊,我那是種比喻嘛!除了三餐之外生活上還有其他必須用到錢的地方呀,又不是光只有吃需要。」

「譬如借你錢,然後讓你拿去DVD店租你的女朋友們回家幫你自慰?」

「呃。」

被カラ松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給受到嚴重衝擊,おそ松被這話堵得瞬間連早先想好的對策台詞都接不下去,而且他竟然還下意識地覺得對方說得十分有道理,完全無法反駁,只能呆呆地地望著カラ松,然後カラ松也將臉轉過來冷冷地看著他。

「一千元就好。」

「不行。」

「就一千嘛!」

「不行就是不行。」

「我不管啦!你今天不借我就不起來了──」

「喂、等……兄さん!快起來,不要鬧了!」

見自己的哀求招數不管用,おそ松將自身耍賴皮的技術發揮到最高點,直接躺倒將頭靠在カラ松盤起的雙腿上,然後兩手死死緊抱住對方的腰,無論カラ松怎麼用力扳他就是不放手,簡直不要臉到極點。

「哥哥我得了一種不給我錢就會立刻暴斃身亡的病哦,你真的願意眼睜睜看著我就這樣死掉嗎──親愛的カラ松?」

輕輕轉動頭部,おそ松稍微調整了下姿勢,將後腦勺輕靠在カラ松大腿上,然後仰起臉似笑非笑地望向對方。

他太清楚カラ松的弱點了。

所以要從哪邊下手最容易攻陷對方的心防他相當了解。

「……你這算是在邀請我嗎?」

「你說呢?」

挑挑眉,おそ松伸手輕拂過上方人的臉龐,曖昧地撫摸著カラ松臉頰,而後在手指滑過對方薄唇的那一刻,迅速一秒被カラ松給握住手腕不得動彈,但他並未顯露出吃驚的神色,反倒應該說カラ松的這個行動全在自己的預料之中。

「おそ松……」

「等等,暫停一下。」

當カラ松握著自己的手緩緩低頭將臉靠近他後,おそ松卻在此時十分殺風景地在雙唇即將碰上的那一瞬間伸出另外一只手阻隔在他們兩人之間。

「……幹什麼?」

話音中明顯充斥了不耐煩,明明就準備快得手了卻突然間被人給阻止,カラ松微微蹙起眉,有些不爽地瞪著那隻礙事的手,接著又瞪向那個舒舒服服將頭枕在他腿上的無恥傢伙,咬牙切齒地問道。

「剛剛已經說過了唷,假如不給我錢話哥哥我可能就會立刻死掉的……嗚,我胸口突然覺得好痛啊……噢呃,要是、要是現在不立刻給我一千元的話我就……我好像看到天國了,赤塚老師……」

晴天霹靂。

カラ松目前的心境大概只能夠用這四個字來形容。

他默默盯著おそ松那裝模作樣、故作痛苦的姿態,內心萬分複雜。原本被對方給挑起的情慾在一瞬間滅火,頓時失去興致。

「喂,カラ松,我都演到這個份上了你難道就真的不能……嗚啊!好痛!」

在おそ松自己一個人像演獨角戲般演得十分開心地經過了好一會兒,瞧カラ松竟然半點反應都沒有,完全無動於衷,搞得他自己像個傻瓜似的,他馬上放棄繼續演戲直接露出本性,切了一聲,正想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卻猛地被自家次男一個拳頭重重砸到頭頂上,痛得他立刻變了臉色。

「痛死了!你做什麼啊?就算不想給我錢也用不著揍我吧!」

抱著腫了個大包的頭部,おそ松一邊哀號一邊將身體從カラ松身上滾到旁邊,對方這一下的力道實在太猛,似乎完全沒有留情面,而他又沒有防備,這一拳砸下來使他痛得不禁流出眼淚,不停抱頭打滾。

「自作自受。」

只送給對方這四個字,沒理會自家大哥對他的淚訴,カラ松從位置上站了起來,走向房間角落將掛在衣架上的黑色皮夾外套拿下,然後從口袋裡頭掏出一個皮包以後就丟到對方身上,連看都沒看他一眼。

「拿去,我自己也沒有存款的習慣,裡面大概沒剩多少錢,要不要花光隨你便吧,也不必還我了。」

「……カラ松,你生氣了?」

望著對方的背影,おそ松拿起砸到自己身上那印著骷髏頭標記的黑色錢包坐起身,像是做錯事怕被受罰的小孩似地,緩緩低垂下頭,語氣也變得有些失落。

不過他還是趁著對方視線沒瞥向這邊的時候偷偷開了カラ松錢包來看,數了一下裡頭的鈔票張數,接著又默默拉上拉鍊。

嗯,真的不多。

「沒有。」

「你明明就生氣了。」

跟著從地上爬了起來,おそ松走過去一把摟住對方的手臂,而後將頭靠在カラ松肩膀上,討饒地笑道:「不要生氣嘛,哥哥我又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最愛你啦。」

「你最愛的明明就是錢。」

輕哼一聲,難得耍脾氣的カラ松賭氣地將臉撇到一旁不去看對方,似乎對自己在おそ松心中的地位居然比金錢還低這點感到十分不悅。

「哪有,錢哪比我可愛的弟弟來得重要呢?若要認真選的話,我當然一定是將你擺在第一位啊。」

用雙手將カラ松的臉扳過來面對自己,おそ松滿面笑容地向自家弟弟如此掛保證,隨後將額頭輕靠上對方,而カラ松則是用有些存疑的目光回望他,似乎想確認般,用帶點不安地語氣再次開口。

「真的嗎?」

「真的真的,我最喜歡你了。所以別再板著張臉啦多難看,給哥哥笑一個嘛,嗯?」

安撫性地將臉湊過去索吻,おそ松趁著カラ松還未反應過來之時在對方鼻尖輕啄一下,感受到眼前人那明顯當機的僵硬反應,不敢置信地瞪著自己的臉瞧,他只是回以對方一個惡作劇得逞般的壞笑,隨即下一秒便被カラ松給抱個滿懷,被對方緊緊地擁住。

「我也最喜歡你了,おそ松、好喜歡。」

啊啊,真的是太好哄了哪,他可愛的弟弟。

伸出手輕摸了摸對方頭頂,おそ松微微一笑,不客氣地揉亂自家弟弟的頭髮,彷彿像是在和對方說「好乖、好乖」似地,倘若就這麼直接打住話題的話就能有個完美的結束,可不知死活的他卻仍不懂得看當下氣氛說出一秒引爆カラ松地雷的話。

「那既然這樣,可不可以順便把信用卡也借給我?」

「……」


我已經想吃糖想瘋了
貼完這個就乖乖等完結篇結束吧



以下開放大家作答長男之後獲得了什麼下場(沒人回)

A.    直接在客廳上
B.    硬拖到廁所上
C.    帶到賓館去上
D.    全部各來一發

  111 31
评论(31)
热度(111)

© 天少(休止狀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