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少(休止狀態)

暫停更新,歸期不定。

 

【おそ松さん/長兄松】刷牙(カラおそ)

※老虎×小熊貓
一個不知道會不會有後續的東西



「來,カラ松,把嘴巴張開。」

捏著對方下巴,おそ松將拇指和食指輕輕施力,想讓眼前這不安分的小傢伙乖乖聽話張開嘴巴,而カラ松卻仍舊死命緊抿住唇,不論他怎麼好說歹說,這小混蛋就是不張嘴。

不禁微微蹙起眉,おそ松不由得感到焦躁起來。他耐心向來就不算多,養小孩這種事更是從沒做過,完全沒經驗;若不是前陣子和住在對面的チョロ松聊到牙齒保健的話題,他壓根就沒想過要替這小子刷牙。

「カラ松,乖,聽話。你看這是哥哥替你買的草莓口味的牙膏喔,不會辣的,所以不用怕,張嘴,啊──」

「唔唔唔……!」

逼迫自己按捺下那股煩躁的情緒,おそ松發揮自己畢生的耐性再次開口柔聲勸說,接著將沾著牙膏的牙刷舉到カラ松嘴前,可他才一將牙刷靠向對方,カラ松便猶如看到什麼恐怖的東西,不停瘋狂搖著頭,嘴裡則發出意義不明的低鳴,抗拒態度表現得相當明顯。

這小子不是老虎嗎?不過就是刷個牙究竟有什麼好怕的!

顫抖著捏緊手裡的牙刷,理智線幾乎快斷裂的おそ松暗罵了一聲,忍住想將牙刷直接強迫塞進對方嘴裡的衝動,深呼吸幾口氣,逼自己冷靜下來找回理性,思索了幾秒,決定換個方式來讓カラ松卸下心防。

「カラ松,你要是不乖乖聽話的話哥哥會很困擾的。」

看著眼前的小傢伙明顯動搖的神色,如此可愛的反應使おそ松差點忍不住笑了出來,他努力忍住笑意以免露餡,而後繼續故意用可憐兮兮的口吻說話。

「你看,你要是不乖乖刷牙的話,蛀蟲就把你的牙齒全部蛀光光,蛀光之後你就沒牙齒了,沒有牙齒的老虎就沒有威脅力,這樣你以後長大又要怎麼保護哥哥呢?」

「保護……哥哥……?」

呆呆盯著自家哥哥,カラ松傻愣愣地安靜聽完おそ松所說的話,原本緊閉的嘴巴也不禁微微鬆開,納納地道:「由我、負責保護哥哥嗎?」

「嗯嗯,沒錯唷,カラ松未來會成長為一隻強大的老虎,可是哥哥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熊貓,外面的世界很兇猛可怕的,光只靠我一個人根本沒辦法安全存活下去,必須得靠カラ松的力量才行,哥哥只能依靠你了呀。」

「我知道了!以後おそ松兄さん就由我來負責保護,我會努力長大讓自己變成強大的老虎絕不讓任何人欺負哥哥的!」

「那你現在願意刷牙了嗎?」

「嗯!」

望著被自己騙得一愣一愣、簡直蠢得可愛到不行的弟弟,那真摯的雙眼中彷彿正散發出閃耀的強烈光芒,おそ松偷偷用力捏了一把自己大腿,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會當場爆笑出來,然後面上依然保持微笑,將牙刷輕輕伸進カラ松已經張開的嘴裡。

「對對、就是這樣,カラ松好乖……來,接下來換刷舌頭囉,嘴巴再張大點……」

仔仔細細地替自家弟弟清理牙齒,絲毫不放過每一處細節,將上頭的牙垢和食物殘渣清除掉,おそ松滿意地看著自己的成果,忽然莫名有種成就感上來。

他從出生開始有記憶起就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當初會將這小傢伙撿回家純粹只是一時興起外加看他可憐,卻也沒想過往後對方在自己心中竟占了如此重要的分量,甚至到了已經完全無法割捨的地步。

──所謂「家人」的感覺,或許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嘴角不禁微微上揚,おそ松伸出空餘的那只手不輕不重地在カラ松頭部揉了幾下,彷彿在獎勵對方一般,而カラ松也回應似地用他那毛茸茸的頭頂輕輕地蹭著自己的手掌心,心情十分愉快地晃著他那小小的老虎尾巴。

原本以為這段僵持許久的刷牙工程終於可以就此告一段落,但當おそ松將刷頭貼到カラ松舌頭上的那一刻,カラ松卻頓時臉色驟變,嘴巴也反射性地想要立刻合起,上顎的兩顆尖銳獠牙毫不留情地直接往還來不及閃避的おそ松手上咬去。

「嗚呃啊啊啊!カラ松、カラ松!我的手──快放開,哥哥的手背要被你咬到流出血來了啊──」

自此,在經過這場慘劇之後,おそ松決定這輩子打死再也不幫カラ松刷牙了。

而おそ松不知道的是,他無心說出的這番話,卻從此在カラ松心底扎了根,成為了未來改變他們彼此關係的一個重要契機。


最近牙齒痛然後突然想到的腦洞
應該不會有後續……雖然前兩天才說過把醉後寫完後暫時不打算再開長坑,但假如大家哪天看到我打自己臉又寫的話就請儘管笑我沒關係(雖然我覺得這個機率很低啦XD)

  83 18
评论(18)
热度(83)

© 天少(休止狀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