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少(休止狀態)

暫停更新,歸期不定。

 

妖怪松

陰陽師カラx狐妖おそ
因為CP感沒有表現的很明顯,就不標TAG了
給有關注的大家看看就好

「你這蠱惑人心的狐妖!若再不速速投降,休怪我手下無情!」

眼前身著狩衣的男子朝他大聲叱喝,一股強大的靈力波動向四周蕩漾,隨著強勁的風壓襲來將他狠狠震到牆角邊,受到餘波衝擊的牆面有些許碎石跟著落下。

低啐一聲,來不及閃躲的他只能勉強靠身體擋下這道攻擊,他單膝跪地,施力支撐住重心不讓自己被吹倒,身上的衣物因遭人襲擊而變得破破爛爛的,外表看起來有些狼狽,左臂也由於受到攻擊的緣故,艷紅的鮮血從衣袖緩緩滲出。

抬起臉,他驚訝地瞪著那名對他毫不留情施展攻擊的男人,眼裡是滿滿的不敢置信。咳嗽一聲,他捂住受傷的手臂緩緩掃視過一遍周遭,除去方才對他攻擊的男子以外,周圍也站滿了其他人將他團團包圍住,每個人眼中全是對他毫不掩飾的敵意,彷彿恨不得將自己立即排除於這世上,那一道道如寒冰般冷冽的視線令他刺痛的感覺身上的傷口都不及這痛苦萬分之一。

在終於意識過來自己現下的處境之後他不禁啞然失笑。

原來這個人也是一樣的啊……

還以為在經過數百年來一路跌跌撞撞的尋尋覓覓後,終於遇見了能夠理解並接受自己的人,結果到頭來結局仍舊沒變。

忽視身旁眾人對自己散發出的滿滿惡意,他將目光集中在為首的那人身上,腦中驀地回想起昔日與眼前男子那段曾經一起相處的過往。再一次對上男人雙眼,對方眸底一片冰冷,連一絲溫度都不帶,就那樣靜靜佇立於原地,用宛如看著陌生人般的視線冷冷地俯視著他,過去那些二人共同經歷過的快樂日子彷彿全是自己所作的一場美夢般支離破碎,使他內心深處那僅存的最後一絲期待徹底破滅。

他早該在得知對方「松野」這個姓氏的時候,就該想到男人極有可能是那赫赫有名、世代相傳的陰陽道家族的繼承者,怎麼會笨到現在才發現。

不過歸根究柢,根本是渴望與人類一起生活的自己太過愚蠢了。

這個世界從來就容不下他這樣的傢伙存在。

畢竟他可是個……

「怪物!你沒聽懂我說的話嗎?我再說一遍,倘若你還不乖乖投降,打算繼續垂死掙扎的話,那我只能使用武力將你徹底消滅了!」

似乎是瞧眼前的狐妖在受到攻擊之後沒有任何反應而感到有些奇怪,一直遲遲未做出行動的男子突然跨出一步,扯下配戴在脖子上的念珠,指間夾著張事先寫好的符咒,戒備地緊盯住面前的妖怪不放,深怕自己一個不留神對方就會趁勢反擊。

「哈……有膽你就試試看啊。」

往地上呸了一口將嘴裡的鮮血吐掉,他顫顫巍巍地站起身子,用袖口擦了擦唇邊的血漬,臉上的表情已從原先的震驚轉為深沉的笑意,絲毫不畏懼眼前男人向他下達的最後警告。

他慢慢褪下人形的外皮,露出自己原本最真實的模樣,強烈的妖氣彷彿示威一般,在他現出原形的那一刻也同時從身上爆發而出,承受不住這股帶著巨大壓迫妖氣的人們皆一個個倒下,唯獨沒被震懾住的那名男子仍站在原地不動。

兩人仿若糾纏好幾世的仇人般相互瞪視,表情狠戾的像要把對方狠狠撕碎,彼此毫不相讓;比他先一步採取動作的男人執起手裡捏著的念珠及符紙,口中不斷唸唸有詞,似乎是在唸誦著咒語。他低笑一聲,接著伸出有著尖利指甲的手攤開掌心,從掌中迸出一道熾熱的火焰,妖異的火光在主人的控制下映照著他的臉龐。

妖狐一面慵懶地用另只手撥了撥微亂的頭髮,一面甩動尾巴,然後輕瞇起雙眼。

「來陪我玩場遊戲吧,カラ松……噢不、現在應該要改稱呼你為『陰陽師』大人才對了?」

  20 15
评论(15)
热度(20)

© 天少(休止狀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