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少(休止狀態)

暫停更新,歸期不定。

 

【おそ松さん/長兄松】隨筆(カラおそ)

「你是透過我在尋找著誰的影子呢?」

陰陽師カラx狐妖おそ
這個次男完全不痛

BGM依舊和上一篇一樣是:君ノ記憶


「不過話又說回來,當初你怎麼會忽然間改變心意決定不殺我了呢?再說我那時又已經身負重傷,憑你的靈力,要讓我徹底灰飛煙滅並非難事吧。」

無聊地盯著坐在自己對面的某位偉大陰陽師,我晃了晃毛色漂亮的尾巴,對方此刻正專心書寫準備上交的公文,耳朵似乎根本沒將我方才的詢問聽進去,我不雅地張大嘴打了聲呵欠,懶洋洋地趴在桌案上用雙手托著腮繼續看他認真工作。

自動自發地拿起放在桌面上的糕點來吃,雖然其實並不用依靠人界的食物來維持身體機能的活動,可我一向特別喜歡人類做的食物,尤其甜品更是喜愛,空松知道我愛吃,因此即使他本身並不擅長吃甜食,但總會特別叮囑下人留一份點心下來給我。

在我將手伸過去拿點心的時候,原本一直專注書寫的空松似乎終於注意到身旁的動靜,他停止了寫字的動作,緩緩抬起頭看向我,隨後在看見正大口狼吞虎嚥的我時濃眉緊蹙了一下。

「說過幾遍不准在白天的時候化回原形,你是教不會嗎?變回去。」

他放下毛筆,冷不防就抬起手來用手指往我額間重重彈了一下,令我瞬間痛呼一聲,手裡的糕點也跟著掉落到桌子上。

「痛……!有什麼關係,反正現在這裡又沒人,況且有你佈下的結界在,不用擔心會被別人發現的啦。」

「一切都是為了以防萬一,就算做了再萬全的準備也是一樣。你若還想繼續安安穩穩地待在這裡生活,最好還是安分點照我說的話做。」

我用兩手捂著自己發紅的額頭對他淚訴,然而空松壓根不打算回應我,說完之後又安靜地繼續拿起筆重複剛剛書寫的動作,我咕噥了幾句,在心中狂罵他老氣橫秋、不講道理,但縱使再怎麼不滿,寄人籬下的我也只能乖乖聽話施術將自己的真身隱藏起來,再次化為一般人類的面貌。

明明晚上的時候那麼喜歡我用尾巴裹著你睡覺的,現在倒好,過河拆橋、死不認帳了?

「我剛剛問你的話你有聽見嗎?」

「你問了什麼?」

趁著對方還未進入全神貫注、旁人無法打擾的狀態,我連忙又將剛才的問題再度詢問一遍,然後果不其然對上的是空松投過來的困惑視線,我不由得嘆了口氣。原來這傢伙剛剛真的沒在仔細聽我說話。

「我是說,當初你為什麼會救下我,不將身為妖怪的我消滅,反而選擇將我帶在身邊呢?你可是現今最傑出的陰陽師之一,假如被人發現將身為狐妖的留在身旁,到時你的處境會變得很危險吧?」

將方才摔在桌子上的糕點重新拿回手上繼續啃食,絲毫不放過任何一點殘渣落下似的,我將桌面上的碎屑用手指捻起,接著放入嘴裡滿足地吸吮。

雖然距離與空松初次相遇已是一年多前的事了,可直到現在我仍感到相當好奇。如果只是一時心軟打算放我走,這倒還在能理解的範圍內,但他卻是將我留在身旁輔佐他除妖,又對我照顧有加,這我可就完全弄不明白了,一般人見到鬼怪都是避之唯恐不及,身為陰陽師的他則應該想立即將我除去才對,怎麼現實卻是相反的情況?一點都不尋常。他到底打得是什麼算盤?想利用我的能力好讓自己方便?

在內心深思著各種可能的原因,一想到對方的真實目的或許是在利用自己,我不禁皺起了眉,臉色瞬間垮了下來,口中的食物也頓時失去原本的美味,覺得味如嚼蠟。

似乎是見我心情鬱悶,空松先是默默盯著我幾秒,隨後伸過手來,我以為他是要摸我的臉,嚇得反射性縮了下身子,但下一秒我就發現是自己想多了,空松只是想幫我將沾到嘴邊的食物碎屑抹掉罷了。

「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安靜?真不像你。」

他輕笑了一聲,一直板著的臉孔變得柔和起來,讓我看得有些入神,露出笑容之後整個人感覺看起來也不是那麼令人難以親近了。

「我只是覺得有點擔心……你會不會因為我的存在而因此受到危難。」

「傻瓜,我既然敢把你留在身邊,就表示已經做好萬全的心理準備了,就算未來真的遭遇什麼不測,你也不必在意,因為這是我自己所做的選擇。」

空松仍舊笑得一臉溫和,溫暖的大掌撫摸著我的頭頂,每次他這樣摸我的時候我都想抗議自己可是比他這乳臭未乾的臭小鬼不知道大上幾百歲,說不定比他祖先還要更早出生,若是其他人敢這樣碰我,我老早就將他們通通全送入地獄去了,然而被空松碰觸時我卻完全沒感到任何一絲討厭,相反的還逐漸習慣和眷戀上了他這雙手給予自己的溫度及觸感。

我輕輕挪開頭,用手臂微擋住他,而後開口道:「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似乎是對於我突兀的問題一時間反應不太過來,空松先是微怔了一下,回過神後才看著我慢慢回答,語氣中透著股淡淡的傷感。

「或許是因為……你長得很像我『大哥』吧。」

小松。

這個名字我是知道的,他是空松唯一的哥哥,是空松十分敬重的人,而這個名字同時也是在認識空松之後他替一直沒有名字的我所取的。他曾說過我的長相跟性格與他哥哥極為相似。

「小松他啊,是個非常棒的哥哥,是我獨一無二、僅有的兄長。」

很快地轉換心情,一掃方才低迷的情緒,一當提起這個名字時,空松的眼睛總是會立刻亮了起來,充滿光彩,然後滔滔不絕地開始跟我講述起這名雖然沒見過面,卻也能夠讓我聯想得出對方肯定是一位非常出色的人物。

「聽父親和母親說他出生時便帶著其他兄弟所無法匹敵的強大靈力,是前途無量、天生的陰陽師,大家都十分看好他的未來。雖然個性有些頑皮,但是令我驕傲且自豪的哥哥,同時也是我所憧憬的對象;若不是由於小時候生的那場重病使不敵病魔的他驟然離世,假如他現在能夠平安長大成人的話,我相信松野家的繼承人絕對非大哥莫屬,否則怎麼也輪不到由我這個半吊子接任的。」

空松激動地緊握拳頭說道,像個臭屁的孩子似的不斷大力誇讚自己所尊敬的偉大兄長,眼裡漾著滿滿的笑意與崇拜之情,那副神態是在平常和我說話的時候從沒見過的。

望著他那雙充滿神采的好看瞳眸,我彷彿在一瞬間明白了什麼,眼神也不禁黯了下來。

他仍口若懸河似地說個沒完,即便我沒應聲一個人也能很開心地繼續接下去,假如沒人阻止的話,他大概能就那樣說上個三天三夜都還沒結束吧。

而我只是微微壓低了頭,喃喃自語。

「可我終究不是你哥哥。」

從來都不是。

  36 2
评论(2)
热度(36)

© 天少(休止狀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