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少(休止狀態)

暫停更新,歸期不定。

 

【おそ松さん/肉OSO】Sugar

※F6カラ松×Rock樂團OSO(肉OSO)
雖然各種OOC又冷,但實在太喜歡這個組合先寫了點腦洞紀錄下來免得忘記
結尾OSO唱的歌是Maroon 5-Sugar
(雖然我覺得他英文大概沒那麼好)



【令人害怕的合作對象】

第一次見到松野カラ松這個人,是OSO在被製作人突然叫去辦公室談公事的某天。

當時的他在看見對方的第一眼,感想除了晴天霹靂之外還是晴天霹靂,臉上的表情大概就和孟克的吶喊一樣驚駭。

噢,我的老天!救命啊赤塚老師──沒想到這個世界上居然還能有和架羅那糟糕服裝品味匹敵的人類存在,實在是太可怕了!不論是那身皮衣皮褲,或是那副墨鏡跟看上去就很痛鑲了骷髏頭配飾的皮帶,這身裝束簡直就是人間凶器!

不過臉倒是長得滿帥的啦。但這無法影響自己對眼前此人評價低下這件事,反倒增加了他身為男人在顏值上比較的競爭意識。

在第一印象分數就因受到嚴重衝擊而扣分的當下,OSO對カラ松這個人真的稱不上能有什麼好感。

再加上當カラ松將視線投向他的那一瞬,對方朝他瞪過來活像個殺人犯的凶狠眼神讓他當場嚇得反射性往後縮了一下,還丟臉的差點閃出尿。

對方渾身上下都散發著野獸般的氣息,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樣,彷彿野生叢林內未被馴服的可怕猛獸,充分地表達出旁人不准隨意靠近他的態度。

他不自覺地往身旁的架羅站靠近了些,藉此稍微獲取點心理上的安全感,然而對方雙眼卻在自己進門後仍不客氣地直勾勾盯著自己瞧,太過明顯的注視使OSO備感壓力,搞得他全身上下不自在,連帶心情也跟著變差。但在基於對方是事務所的客人這層關係前提下,他也只能忍氣吞聲裝作自己沒發現,內心卻在不斷嘀咕怎麼今天這麼倒楣碰上個奇怪傢伙。

藉由製作人介紹下彼此相互認識之後,OSO才終於得知原來這些人就是那相當有名的財團──赤塚財閥的F6。不過坦白的說,他其實已經過了會認真追求流行、關注時事八卦的年紀,即便自己也是同為娛樂圈中的人,但他了解的對象也只有目前還在線上未引退的同期出道者,對圈內的事並沒有過多關心,每天只顧著專心做自己的音樂,所以像F6這種國民偶像般的存在,他也只曾經從旁人口中聽過些傳聞而已,今天倒還是頭一次見到其本尊。

而接下來的談話內容則全不在OSO原有的認知範圍內,猶如一顆突然砸下的重磅彈,摧毀了他以往所處的安穩世界。

製作人在客套的介紹完雙方後,高興的說了為慶祝樂團活動滿三周年而籌備與現在人氣不斷直線上升、火紅的F6合作演出企劃,準備作為神秘嘉賓將在下個月的LIVE上共同表演一首曲目給歌迷驚喜,同時也保證絕對能炒熱現場氣氛。

OSO聽完製作人向眾人敘述完企劃大致流程後先是皺了皺眉,似乎對於這樣的安排感到有些為難。

與其他公司的藝人協作這事OSO並不是沒經歷過,他也曾受朋友的邀約之下在對方的演唱會上幫忙站台表演,當然不是什麼稀罕的事情,然而這次的合作對象在給他的初次見面印象就如此差,他心理上實在沒辦法對這次的特別企劃抱有多大期待,反而還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OSO心想著,在內心琢磨等會兒該怎麼私下找個時間和製作人說明他的想法,然後下意識將視線再次掃往對面F6那端,結果發現那個名叫カラ松的人還是在望著自己這邊,頓時讓他再度嚇出一身冷汗,甚至想逃出辦公室的心情都有了。

「你是……團長OSOさん對吧?那麼接下來的日子就請你們多多指教了。」

「啊、噢,你好你好,請多指教!」

面前的紅髮少年大步走了過來朝OSO友好地伸出了手,卻遲遲未見即將合作的對象回應,手就一直這樣孤單地舉在半空中,臉上掛著的溫和微笑不禁僵了幾分,直到OSO身旁的とど偷偷用手肘撞了他一下提醒,OSO這才連忙回神擠出尷尬的笑容回握對方。

事情很迅速地立刻拍板定案下來,包含表演曲目的選曲及雙方之後一同的練習時間都決定完畢,他根本連找出一點點和製作人表態想商量轉圜的機會都沒有,作為一個當紅樂團的主唱兼一團之長,OSO哀傷地想想自己其實還挺沒人權的。

「你剛才是怎麼回事?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話也說得少,真不像平常的你。」

事情討論完畢的差不多,出了辦公室沒多後架羅立即就對自家團長拋去困惑的詢問。

要知道OSO這傢伙平時表現得最為吵鬧,縱使是沒排定工作的日子,他也時常奪命連環Call逼架羅出來陪自己練唱,沒事有事就拿著擴音器大吼大叫,搞得只要有他出現在事務所的日子,那天整棟樓上上下下便註定不得安寧。

然而OSO方才卻反常地安靜聽著大家討論,偶爾才插話下回個一兩句表示意見,這讓架羅感到十分意外,畢竟對方的性格他可是相當清楚的。

「那個啊……我說架羅,剛才那個藍頭髮的高中生你還有沒有印象?」

揉了揉鼻子,OSO思前想後,皺著眉猶豫了好半天,最後仍覺得有必要將這件事告知這名從小到大的死黨兼好夥伴聽聽,希望能從中得到些什麼有用意見。

「哦,松野カラ松嘛。記得他是六胞胎中的次男,怎麼了嗎?」

架羅沒思考多久便很快回出這個答案。雖然他和OSO同樣也是今天第一次見到F6本人,不過畢竟才剛打過照面沒多久,他對對方的長相當然還有很深的印象。更正確的說,那幾張同樣卻不同氣質的帥氣面孔在見過之後要讓人徹底遺忘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啊,不過圈中目前最帥藝人的寶座當然還是非他莫屬囉。

「我總覺得他很奇怪,從進門後就一直在看著我……」

「有嗎?我倒覺得他人挺不錯的啊。」

架羅偏頭思考了一下接續答道,似乎沒察覺出對方有什麼異樣的行為,反而還給予好的評價。

其實倒不如說是他感覺對方跟自己磁場莫名相合吧。在第一眼看見カラ松時,架羅就下意識地認為他們兩人或許能夠成為好朋友也不一定。

「真的啦,一直到剛才出門前都還緊盯著我不放,害我都快懷疑他是不是對我有意思了……」

「噗哈哈哈!F6的カラ松會對你有意思?OSO,這大概是我今年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了。」

毫無半點良心的大笑出聲,架羅右手握拳不停捶著一旁的牆壁發洩,毫不掩飾自己的嘲笑。過了片刻冷靜下來後,突然擺出登台時常用的帥氣姿勢,撥了下瀏海後閉眼道:「不過比起松野カラ松,我個人倒是比較在意他們的團長おそ松呢。不但氣質出眾,笑起來的時候也同樣令人感到心動,他剛才似乎還特別朝我微笑了一下,哼……大概是被我天生掩蓋不了所散發出的費洛蒙給吸引到了吧,你說他是不是也對我有意思呢……喂,OSO,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蠢蛋。」

「喂,等等,你還沒回答我他是不是真的對我有意思啊……別關呀!我也要坐的!」

OSO放棄與眼前的人繼續交談下去的可能性,打從一開始會找對方相談的自己根本就做了這輩子最大的錯誤選擇。

於是他頭也不回地冷眼走去按了旁邊的電梯向下按鈕,進門後直接迅速壓下關閉鈕,不顧電梯外的架羅氣急敗壞地追過來想擠進裡面的身影,然後在門關上的前一刻幼稚的朝對方做了一個大鬼臉。



【情竇初開的少年】

松野カラ松第一次見到那個人時,是在距今約數年以前的事。

那時的他還只是名初中生,F6這個團體尚未正式誕生,但六胞胎的名聲已在校內開始逐漸傳遍。漸漸地不知從何時起,以他們六人為中心,不論走到哪裡都會有許多視線及吵鬧聲追逐,不管做什麼樣的事情都會受到眾多人注目,自由也跟著受到限制,即便現在已經麻木地選擇性不去在意,カラ松偶爾仍會忍不住產生自己是不是被關在動物園中給人觀賞用動物的錯覺。

當得知おそ松有意組織F6時,カラ松心裡其實是持反對意見的。叛逆的他並不屑用時時刻刻的集體行動綁住自身,對於眾多女性投以的愛慕眼光他也從沒放在眼裡,那些人在他眼中全不過是些雜草和醜女罷了,對當偶像這件事當然也是嗤之以鼻,壓根沒半點興趣了解。

真正使カラ松開始對偶像這頭銜稍微產生了點興趣的主因,是由於偶然的某一天在外頭恰巧看見一支不知名樂團的LIVE表演。

那支樂團當時還只是個剛成軍活動,才起步沒多久、沒多少名氣的地下樂團,相對的粉絲數當然也不多。

最初率先吸引到カラ松目光的其實是樂團內的其中一位吉他手,聽說名字叫作架羅。會得到自己關注的原因無他,是因為被對方身上的服裝給引起興趣,那身誇張又色彩繽紛大膽風格的打扮,再配上帥氣的羽翼背飾,莫名的符合自己胃口。

不過那身裝束也僅吸引了カラ松短短數秒的時間而已,因為接下來他的目光全被站在舞台最前方突然躍入他眼底的另一道身影給奪走。

那是名有著紅黑兩色相兼、特殊髮色的年輕男子,目測年紀約二十出頭左右,表演時面上依然不忘保持朝氣的笑容,搭配偶爾露出的小虎牙看著極為可愛,外表年齡感覺也在瞬間又下降不少。相比起架羅那身誇張又過於做作的打扮,這人的穿著明顯樸素不少,身材也不算高大,若不去特別尋找的話很容易隱沒在人群當中沒發現,而真正吸引了カラ松注意力的卻是那人嘹亮的歌聲。

在沒知名度的情況下,又只是個還沒出道的地下樂團,願意駐留停下觀看的觀眾本來就少。然而即便如此,那名擔任主唱的男子卻依舊台風穩健,依然相當有活力的在舞台上跑跑跳跳賣力演出,拿著手中的麥克風與台下為數不多的群眾們互動,明明人都已經跑得滿頭大汗了,可那人的音色卻絲毫沒受到半分影響,美妙又獨特的渾厚嗓音使人聽得如癡如醉,就連此刻揮灑出汗水的臉龐看著都覺得異常迷人。

カラ松驚覺自己竟因為聽著這人的歌聲入迷而走神,好像深深著了魔般,甚至有些忘我到沒法移開目光。

他的雙眼仍舊停留在那名主唱身上跟隨跑動,彷彿深怕錯過任何一個小細節。接著在他又差點因此看得入迷出神的時候,在歌曲即將進入尾段結束之時,那個人忽然將視線轉了過來,似乎朝著人群中的自己笑著俏皮的眨了下眼後便迅速回身衝至後台。

人群漸漸散去,就連舞台上的表演者都已經收拾完樂器相繼離去,カラ松卻宛如機械人似的仍呆呆站在原地好半晌一動不動,彷彿連要呼吸這件事都快給遺忘,直到被放在口袋內的手機震動聲提醒後他才總算回過神。

カラ松怔怔地望著來電顯示的是おそ松的名字,猜測大概是又準備要來跟自己討論關於組建F6的事情,他若有所思地盯著手機螢幕數秒,而後再度抬頭看向早已空蕩一片的舞台佈景。



松野カラ松覺得──自己似乎在這一刻陷入名為戀愛的複雜漩渦當中了。


初次聽見這個配對名稱時還以為是什麼肉包xOSO…聽起來感覺真好吃!!

結果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啊。

  38 2
评论(2)
热度(38)

© 天少(休止狀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