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少(休止狀態)

暫停更新,歸期不定。

 

【おそ松さん/長兄松】This Love(カラおそ)

簡單明瞭不重要自我流芋カラおそ設定↓
おそ松:獨生子
芋カラ松:表弟

初期剛見到從鄉下搬來東京的芋カラ時覺得很礙眼,想盡辦法惡整他
正式交往以後便時常趁著父母不在的時候在家偷打……打情罵俏



「你是笨蛋嗎──被欺負了就應該欺負回去啊!哪有人就那樣傻傻的幫他們跑腿做事?而且還沒錢賺!難道你被揍了不但不能還手,反而還得心甘情願給人挨打的道理?」

おそ松有些惱怒地擰眉朝身旁的人吼道,一副相當恨鐵不成鋼的模樣,一回想起方才所看見的場面就氣得直跺腳,好似自己才是那個被欺負的人一樣。

他剛剛好不容易才從一堆人手中救下眼前這個笨蛋傢伙逃走,若不是他夠機警事先和同學打了招呼,請人幫忙注意カラ松平時的動向,否則要是自己再晚來個幾秒鐘,這人肯定就被打得跟個豬頭一樣,連他媽媽都認不得了。

「對、對不起……」

「幹嘛跟我道歉啊……弄得連我也跟著不好意思起來了……」

對於おそ松的怒斥,カラ松非但沒表示任何不滿及反駁,反而還低頭朝對方道歉,牽著單車前行的動作忽然慢了下來,頭垂得低低的,似乎是正在認真反省並思考おそ松對自己說的話。

見他這副模樣,原本還打算再多教訓對方幾句的おそ松頓時沒了脾氣,他用手指搔搔臉頰,隨後才又悶悶地開口咕噥:「要不是因為你是我表弟我才不想淌這灘渾水呢。」

他向來就討厭去管這種麻煩事,又不是吃飽沒事幹,倘若是別人遇上這事,他基本都會沒良心的選擇裝作沒看見。可無奈カラ松的身分是他的表弟,雖然兩人同歲,可父母和叔叔阿姨那邊都對自己認真交代過了要好好照顧對方,假如對方的人身安全一個不小心出了什麼差錯,那他豈不是完蛋了嗎?

一回憶起當初對方剛從鄉下搬過來他們家借住時カラ松父母對自己的鄭重囑託,請他務必好好照應他們家不成材的兒子,おそ松頓時又感覺壓力大到胃部開始抽痛起來,內心則不停祈禱著希望這顆不定時炸彈能夠儘快回去,免得又繼續給自己添麻煩,天天幫忙擦屁股善後已經快讓他累得不成人形。

「抱歉,總是讓你這麼掛心,おそ松。你、你不要生氣……下、下次我一定會努力試著自己拒絕他們的……!」

發現おそ松突然間沉默下來,以為對方是不是又生氣的カラ松連忙慌張地再次道歉,並開口保證自己會嘗試改進,然後就看見おそ松轉過頭後彆扭地瞧了他一眼。

「我沒生氣啦。」

おそ松這麼說著,不過從他表現出的反應中似乎是不怎麼期待カラ松會說到做到,畢竟從對方轉學到他班上以後,這段時間內他已經救過カラ松不下數次了,可信度當然低。而後他彷彿想起什麼重要的事情般,趕忙接著開口。

「不管怎麼說你好歹也是我的親戚,臉又跟我長得那麼像,要是做出什麼白癡舉止的話說不定會被其他人誤認為是我呢,那多丟臉哪!所以算我拜託你,你可千萬別再給我出什麼亂子了。」

「對不起……」

「就說我沒生氣了,不要一直道歉啦!啊,你看,鼻涕又流下來了,都幾歲的人了還這麼不會照顧自己,你真的跟我同歲嗎?真是的。」

一邊喋喋不休地碎唸著,おそ松嘖了聲,在心中感嘆自己的身分從什麼時候開始晉升為老媽子,一邊從口袋內拿出面紙包,動作熟練地撕開包裝後就直接抽出兩張面紙自動替カラ松擤鼻子。

他用力捏了捏カラ松鼻翼當作小小的報復行為,不意外地聽見對方發出吃痛的悶哼聲,似乎還能依稀聽見對方用鼻音小聲喊著好痛的求饒聲,心情頓時變得愉悅起來,彷彿將自己方才的鬱悶和煩躁全一掃而空。

輕勾起嘴角,おそ松忽然傾身靠近對方,隔著一個腳踏車的距離靠在カラ松面前,調笑地問道:「要是你真打算向我道歉的話,那就在這裡親我一下表示誠意如何?」

「欸?」

カラ松似乎沒聽清方才おそ松對自己所說的話,呆滯地回望此刻眼帶笑意盯著自己瞧的おそ松,然後在自己還未來得及回答的時候,おそ松便已經自動地將臉湊了過來並閉上雙眼,似乎是在等待自己行動。

「お、おそ松,不要鬧了啦……這裡是大街上,很、很多人在看的。」

「你今天不親我就不帶你回家了。」

カラ松紅著臉驚慌地不停揮舞著手臂,神情顯得十分手足無措,說話的同時一面緊張地不停張望四周,一面觀察周遭動向,深怕一個不注意就會有路人發現他們這邊的情況。而おそ松只是輕哼一聲,依舊老神在在,仍然閉著眼睛說幼稚的任性話,明明是身為年紀較大的那一方卻總在這種時刻耍無賴。

「快點啊。」

おそ松仍在不停催促,看來是沒打算放過他。カラ松實在沒辦法,無奈之下加上自己內心慾望的蠢蠢欲動,彷彿有惡魔在他耳邊細語著叫他快點行動,他不由自主地順從了內心的渴望慢慢將臉靠近對方,然而卻在兩人雙唇即將碰上之際發生了意想不到的悲劇。

「嗚哇、好痛──!」

おそ松捂著自己嘴巴蹲到地面,痛得眼角都給逼出生理淚水,他先是哀嚎了好一陣,隨後站起身怒然地朝カラ松破口大罵。

「撞到牙齒了啦你這大笨蛋──連接吻都不會,你這小子真的是蠢得可以耶,啊、好痛痛痛……!」

「對對對不起啊おそ松──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雖然明明自己也沒接過吻,おそ松卻說得好像自己經驗豐富似的,對著カラ松就是笨蛋笨蛋的一頓痛罵,好藉此發洩自己暴漲的怒氣,カラ松雖然也是痛得不得了,但一看見對方這麼生氣,一時間也顧不上嘴巴仍在隱隱疼痛,連連向おそ松道歉,同時也在心裡罵自己實在蠢到家,居然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原本好不容易營造出的曖昧氣氛也在方才那一刻瞬間煙消雲散。

「下次我會努力做好的……」

「下次?」

カラ松沒考慮太多的回話反讓おそ松立刻抓到話題重點,他揚了揚眉,接著再度將身體貼向カラ松,笑吟吟地望著對方,曖昧地將一只手搭到カラ松肩上。

「你說的『下次』是什麼時候啊──?」

他輕飄飄地道出這句話,語調中充滿了調侃意味,然後果不其然又看見カラ松隨即變得不知所措起來,太過容易煽動的情緒反應令他又差點忍不住立刻笑場。

「下、下次是……」

「下次」了老半天終究還是沒能將後面的話說出口,カラ松那副急得快哭出來又想不出辦法的著急模樣使おそ松感到格外滿意,他笑著將原本搭在カラ松身上的手轉而伸往對方的後頸輕輕摟住,另隻手則挑逗般地用手指輕撫カラ松臉龐,最後將食指輕觸上對方柔軟的嘴唇停留。

「那,現在再吻一遍?」


小松:叔叔阿姨不好意思,你們的好兒子被我掰彎了。(棒讀)

  33 6
评论(6)
热度(33)

© 天少(休止狀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