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少(休止狀態)

暫停更新,歸期不定。

 

※カラおそ
※前方噁心少女漫畫高能預警



「不要跟著我!」

眼前的人發出震耳欲聾的吼聲,使我不禁嚇了一跳,身子一震,原先一直緊跟在大哥身後的腳步也不由得隨之停頓下來,只能呆站在原地愣愣地看著他。

「可是我……」

「都說過幾遍了,不要跟著我、不要跟著我──」

他沒好氣地打斷我未說完的語句,跳針般地不斷重複著同一句話,轉過身皺起眉瞪向我,那雙眼睛中寫滿了厭惡,明確地表達出似乎不想讓我接近的態度。

「你為什麼老要跟著我?是跟屁蟲嗎?明明其他人也沒像你這麼愛跟在我身後走啊,可為什麼你卻偏偏老愛黏著我不放?很煩你知不知道?」

「因為我想和哥哥一起……」

「哥哥、哥哥的,雖然總是聽你們這麼喊,但說到底我們是『六胞胎』吧?也不過就比你們早出生個幾秒鐘罷了,實際上年紀一樣大,哪有什麼區別?」

他有些不耐煩似的抓了抓頭,原本梳理整齊的頭髮被他抓得亂翹成一團,而後再度將視線瞪了過來,對著我一臉嫌惡地說道。明明是有著相同面孔的兩人,此刻他卻將我當作不認識的陌生人般,將我推得遠遠的,與我保持距離。

「總之我警告你不准再跟過來了,否則小心我回去跟媽說你都沒乖乖聽我的話,等著被罰禁足吧!反正到時吃苦頭的也是你自己,你自己看著辦。」

大哥最後朝我撂下這句狠話,警告我不准再跟著他,忽視露出慌張無措反應的我便直接將我拋在原地跑走。彷彿連多看我一眼都嫌浪費時間,他轉回身後便頭也沒回的拔腿朝前方不遠處向他招手的同伴奔去,一反方才那副還氣得火冒三丈要跳腳的模樣,我看見了他臉上所展現的神情是面對我時從未展露過的笑容。

我依舊站在原處久久不動,呆滯地望著前方勾肩搭背、成群結隊的幾人背影漸漸遠離,最後消失在街角末端,直至街道只剩下自己一個人駐足,過了許久也仍沒能移動半步。

沒有半個人經過的道路中只獨留下自己一人顯得異常孤單,我微微低下頭,雙手下意識地抓緊了衣襬,然後又再度鬆開,望著被自己抓皺的布料發呆。

我有些失神般地抬起自己的手對著掌心瞧了許久,而後緩緩握緊了拳頭,一個人喃喃自語。

「……只是單純想和你待在一起而已,這樣有什麼不對嗎?」



「啊!對、對,你一說我才想起來以前的確是有發生過這回事呢。唔──別看我當時好像很無情的樣子,其實那時候我也是不忍心的呀!哥哥我實際上也是非──常想跟可愛的弟弟們整天玩在一起的,可那時被其他同儕抱怨別老把弟弟們帶出來跟著,所以出於無奈之下我也只能痛心地將你們捨棄了!這不能怪我!」

おそ松湊到沙發上懶懶的打聲了哈欠,將腦袋擱在我肩膀上看我翻動手中的相簿,裡頭記錄的皆是我們六個人小時候的生活寫照,滿布灰塵的厚重相本內塞得滿滿全是,每一張照片上頭甚至都貼心地標註了年份日期,看得出來爸媽真的十分愛護我們,就連這點微小的事情都不忘紀錄下來。

年代久遠的老舊相本中存放著各式各樣的相片,記載著當下的喜、怒、哀、樂。坦白說大多數的相片內容我都想不太起來當時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才拍下的,甚至連有拍過這種照片都不記得,雖然小時候的記憶已經十分模糊,不過現在回頭看看這些仍不覺莞爾。

每當翻到一張懷念或勾起回憶的照片時,おそ松便會突然誇張地大叫起來,接著猛地抓住我的手臂不停搖晃,伸出手指向相簿裡的其中一張,興奮地說起當時的情景及蠢事,時間彷彿又倒轉回到了小時候般,回憶過往的同時,他的嘴角也不由得勾起一抹淡笑,一邊喊著好懷念啊,一邊挽著我的手臂又再度將頭靠了過來窩入我懷中。

而這看似溫馨的氣氛,卻在不久之後被我內心埋藏多年那小小的怨恨作祟之下瞬間打破。

既然都難得聊到過去的事了,我忍不住舊事重提,將小時候大哥時常將我們五人拋下不管,甚至嚴厲恐嚇過我們絕對不准跟著他,然後自己一個人顧著跑去和其他同學玩樂的事說了出來。

將這件憋在心中很久的事情說出口後,我不禁有種獲得解脫的舒暢感,彷彿多年來的疙瘩在一這瞬間得到緩解。起初おそ松還一臉的不敢置信,不斷喊著冤枉呀他那麼愛護弟弟的人怎麼可能幹出這種沒天良的事,打死也不承認自己曾經就是這麼的沒心沒肺,裝傻裝糊塗了老半天,最後實在沒辦法才終於認了,然而說出口的話聽起來仍不打算乾脆認錯的樣子。

「話說得挺好聽,我記得你當時撇下我後表情顯得還挺高興的樣子啊。」

「欸?」

「而且我還記得你小時候明明就曾對我們其他人說過,兄弟成天膩在一塊兒很噁心,大家應該偶爾試著分頭行動會來得更自在些這句話。」

「呃、不……那時候是因為……」

「噢──當時的我內心真的相當受傷呢,被自己唯一的哥哥那樣說,倘若不是當年幼小的我心理夠堅強,說不定早就已經造成童年陰影了。You broke my heart……」

「……好啦!我說就是了嘛、我說就是了!沒事記憶力那麼好做什麼,反正你扯了這麼多五四三不就是為了聽到我說那句話嗎?對不起、對不起啦──」

我刻意用不帶任何溫度的語氣說著,儘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冷冰冰的,被我一連串的話堵得說不出半個字,也可能是由於良心作祟,平時能言善道的おそ松竟難得找不出話回敬過來,那副應付不過來的慌亂模樣看得我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

「笑個屁啊!這樣耍人、看我慌張很好玩嗎!」

見我將頭撇去一旁用手捂著嘴偷笑起來,おそ松惱羞成怒地用拳頭對著我的胸膛就大力砸了一拳,然後罵著罵著便作勢一副準備從沙發中爬起來的模樣。我按著自己被揍得微微發疼的胸口,邊笑邊咳地拋下手裡原本捧著的相本,連忙伸手一把將他抓了回來。

不理會他全身仍不停亂動想掙離我的頑固反抗態度,我將他牢牢圈於自己懷中,直到他應該是終於累了,最後才慢慢地放棄掙扎安分下來,乖乖地坐在我腿上不再抵抗。

「……其實啊,那時候的事我都還有印象的,只是一直裝作自己不記得罷了。」

抬手替おそ松梳了梳微亂的頭髮,我輕輕「嗯」了一聲,示意他繼續說下去,見他應該不會再持續反抗,我稍微放輕了手勁免得自己用疼他,而おそ松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動作,相當乾脆的就這樣直接放鬆全身,大剌剌地躺在我懷裡。

「說起來現在想想也覺得挺不好意思的,小時候總會為了一些雞毛蒜皮大的小事去較真。例如只不過是因為被朋友譏笑整天老跟弟弟們混在一起是件十分丟臉的事情,為了不想被他們繼續嘲笑下去,我果斷選擇了拋棄你們,就連那時最喜歡跟在我屁股後面跑的你也一樣,果然是個很沒良心的長男吧。」

微微扯動了下嘴皮,おそ松乾笑幾聲,用手指擦了下鼻子,沒等我回應隨即又繼續開口。

「而那麼做的後果就是,長大之後卻反而換成我離不開你們這些弟弟們,開始變得害怕寂寞。很好笑吧?情況完全逆轉過來,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報應吧。」

我靜靜聆聽著おそ松闡述這些年來埋在他內心的自責,他說其實非常後悔當初的自己竟因為受到其他人的幾句話影響而因此開始變得討厭弟弟存在這件事。明明我們才是他最重要的家人,他卻因害怕被別人在背後閒言閒語的緣故而狠心做出這種自私的選擇,根本就稱不上是一個夠格的大哥,而更可惡的是,直到過了多年長大後的現在,他卻終究連一句道歉的話都沒對我們說過,只因為他膽小到不敢說出口。

「沒關係的,我一點都不介意,おそ松。」

我微微摟緊了懷中的おそ松並喚出他的名字,靠在他臉側柔聲開口。

「我喜歡你現在變得依賴我的樣子。或者說,反倒希望你能再多繼續依賴我一點,最好一輩子都黏著我更好,Brother。」

大概是被我突如其來的肉麻發言給嚇了一跳,おそ松先是愣住數秒,而後一邊全身顫抖,一邊狂喊著好噁心好肉麻、雞皮疙瘩都掉滿地了等等──接著他忽然間轉過頭來望向我,與我對視了一會兒,然後微笑著將臉湊了過來。

如同有默契一般,我立即便領會他是想要向我索吻,而我也沒理由拒絕,倒不如說相當樂意接受他主動的邀請,然而卻在我將臉即將靠近他之時,おそ松卻突然抬起手臂,曲起手指朝我額頭大力彈了一下,無預警遭到襲擊的我不禁發出吃痛的低呼聲,他咯咯笑了幾聲,露出像是小孩子惡作劇得逞般的滿足笑容,隨後又投進我懷中並閉上雙眼,在入夢之前聽到他緩緩張口。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這一生我都是已經離不開你了哪──カラ松。」

  21 2
评论(2)
热度(21)

© 天少(休止狀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