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少(休止狀態)

暫停更新,歸期不定。

 

前陣子丟在噗浪上的隨筆
內含0.1%的真人真事(那麼少就不必拿出來說了

購物結帳時的那剎那總能使人感到身心舒暢,將所有的煩惱全都拋到九霄雲外,即便明白之後緊接著而來迎接自己的是衝動購物後的追悔莫及,然而無論經過多少次教訓卻仍舊學不乖,所謂人性本賤大概就是在說像他這種人。

可能是一時心血來潮,也可能是最近壓力太大的緣故,平時可說是相當省吃儉用、幾乎捨不得花大錢購買日常用品以外的松野カラ松,前些天衝動之下在網路商店手滑下單了一堆東西。

結完帳的當下腦袋其實瞬間就清醒了,但卡都刷下去了也不好意思退掉造成更多後續麻煩,就當作是難得放縱自己一次,偶爾花錢稍微滿足一下自己的欲望應該也不算太壞吧?カラ松在內心這樣給自己找了這看似合理實際歪理的藉口,減輕了心裡的罪惡感後,才終於放鬆緊繃的神經關上電腦休息。

由於自己是單身獨居,家中通常並沒人在,平時也鮮少會有認識的朋友或親戚過來借宿,而平日要上班的緣故也不好將包裹寄送到家中,否則快遞來時沒人能幫忙簽收,因此對カラ松最佳的選擇就是將下單的物品使用超商取貨的方式。

配合上下班的通勤時間,カラ松選了離車站最近的那間便利商店作為取貨地點,畢竟位置是人潮最多的鬧區精華地段,相較其他間便利商店而言,這間超商在尖峰時段幾乎常常是處於爆滿、擠得水洩不通的狀態,堪稱位於一級戰區的戰鬥門市。

在這種得隨時上緊發條的嚴苛職場環境之下,能夠在這裡長期生存下來的店員本就十分稀少,人員汰換速度非常快,常常做沒兩個月就看見又換了張新面孔。

雖然自己並非這間超商的固定常客,但カラ松對自身的記憶力還稍有自信,每次結帳時發現櫃台又換了新的工讀生後,總不免在心中感慨自己的處境或許還比別人來得幸運些,至少他不用這樣隨時隨地都得繃緊神經工作。

人就是要在和別人比爛的時候才會發覺自己現在的生活其實幸福許多,想想他的人生也是挺悲哀,居然要靠比差的地方來突顯自己的好,カラ松又在心中嘆了口氣。

不甚熟悉的操作眼前的機器,半舉起的手臂在空中停頓了幾秒,カラ松微皺起眉,嘗試在腦中努力回想著之前在官網所看的圖文教學步驟,極少上網購物的他對這些東西本來就不太精通,瞪著畫面思考了一會兒後手指才又繼續按著機器的觸控屏幕操作起來。

順利列印出長長一條的領貨憑證,カラ松拿著那張單子走到櫃台準備結帳,接近深夜的便利商店已沒多少客人停留在店內閒晃,只剩下小貓兩三隻,以及負責上夜班的超商店員仍盡忠職守地站在工作崗位上。

將手中的領貨單遞給站在櫃檯前的店員,年輕的工讀生小哥接過後便迅速地拿起桌上的讀碼機掃著,可能是太無聊的關係,等待對方處理作業的同時カラ松也忍不住偷偷打量起眼前這名渾身散發青春氣息看著感覺挺年輕的店員。

大概十九……不,大概二十出頭左右吧,或許還正在讀大學也不一定,也可能剛出社會不久,總之年紀絕對比他小上許多。內心推測起對方的大約歲數,カラ松絲毫不覺自己這種直盯著陌生人瞧的行為不但像極了變態而且十分失禮,目光依然不客氣地停留在對方身上打轉。

真好啊,這個年紀是正值青春年華的階段,懷抱著遠大夢想,成天作著那些明知實現機率渺茫卻仍不放棄的美夢,然後再過個幾年你也會體認到那終究只是不切實際的癡人說夢。為什麼他會這麼說?因為當年的カラ松也是這樣的,在好幾年前的現在他也同樣和這些青澀新鮮人一樣正滿懷興奮地構築著自己的未來藍圖,曾經他有個小小的夢想是當上一名演員,然而這種想法現在卻已全然盡失,埋沒在了過去。

……糟糕,不好,老毛病又犯了。

驚覺自己竟又不小心陷入了這種悲觀厭世的情緒之中,明明已經提醒過自己許多次要當心盡量別在外頭表現出這種模樣,結果一回神還是又犯了,カラ松搖了搖頭,對居然下意識將自身狀況投射在眼前的年輕店員身上進而產生些許嫉妒的自己感到可恥,然後不斷在內心反覆告誡自己別再想些有的沒的,盡早將東西拿一拿走人。

將對方上下打量了一番後,終於看夠的カラ松總算收回了視線,所幸這名店員神經似乎也挺大條,自己這麼明顯又破綻百出的「偷看」他都沒察覺,掃描完領貨單後說著請他稍等一下就直接轉身去了倉庫找包裹。

瞄了會兒那名和自己身形差不多的年輕店員進入倉庫的身影,カラ松僅看了對方背影數秒便將臉重新轉回原本位置,雙眼則放空似的盯著櫃檯收拾乾淨的桌面。

夜晚氣溫本就低,尤其是入秋後的時節早晚溫差變化大,便利商店內又都習慣開著空調,等了將近十分鐘都還未見到方才那名店員回來,被吹得有些發冷的カラ松用手掌搓了搓雙臂的西裝外套布料,雙腿也開始不安分地亂動起來,然後在他又等待了數分鐘的時間過去後,才終於看見店員慢騰騰地捧著一只印著商標的紙箱重新回到櫃台內。

「唉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其實我才剛做這行沒多久還是個菜鳥,某些部分還有些不熟悉,前輩們又都下班了……真的非常抱歉讓客人您等了這麼久,我現在就立刻幫您結帳,還請您多見諒。」

「……不會,你慢慢來沒關係。」

或許是被カラ松那渾身散發陰森氣場的氛圍給嚇了一跳,以為客人是不是因為等得不耐煩而準備發怒的年輕店員有點難為情地抓了抓頭,一面扯開帶點尷尬的笑容請カラ松核對包裹是否無誤,一面手忙腳亂地替他刷條碼結帳。

其實我只是想趕快早點回家睡覺而已。

實際上並沒生氣的カラ松只是客氣地回應了一句便沒再接話,連臉都沒抬起半秒與對方對視過,他眨了眨逐漸變得沉重的眼皮,隨後看見櫃檯桌面忽然有隻手伸過來將一張撕過的感熱紙及原子筆推到他面前。

拿起筆彎下腰在紙張上飛快地簽下自己的姓名,カラ松將簽完的單子和筆重新遞回給店員,心想拿了收據和包裹就趕緊回家,卻在伸手準備接過收據的時候聽見店員再度朝他開口。

「カラ松?」

「是……?」

忽然間被人喚出自己的名字使カラ松反射性回答並抬起頭看向對方,他不明所以地望著那名店員,眼中充滿了困惑,而對方似乎也在將話出口之後愣了一秒便立即注意到自己的行為有些失態,不好意思的微微漲紅了臉,用食指擦了擦鼻子後連忙接著解釋。

「啊……不好意思,看到您的簽名就不小心下意識喊出來了,因為我們的名字有點像……」

「名字?」

「對啊,名字!」

カラ松的腦袋仍處於還未反應過來正在消化中的運轉狀態,年輕的店員便一手撐在櫃檯桌面將上身前傾,扯了扯自己的身上的制服,興奮地指著別在左胸上的名牌,而後朝對面的人彎起眼咧開嘴露出自己的小虎牙,漾起了看起來有些傻裡傻氣卻又燦爛無比的笑容。
 
「我叫『おそ松』,和你一樣名字裡都有個『松』字呢!你說我們倆是不是挺有緣的?カラ松さん。」

那道笑容彷彿冬日暖陽般,在一瞬間將カラ松身上所有的寒冷都給吹散,彷彿連同心神都被一併奪去。

直到過了很久以後他才明白那原來其實是自己即將陷入一場瘋狂戀愛之中的前兆。

  9
评论
热度(9)

© 天少(休止狀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