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少(休止狀態)

暫停更新,歸期不定。

 

【番外】Can You Wear My Ring?

半夜被人弄醒的當下,カラ松意識仍有點迷迷糊糊。

感覺到有誰正用冰涼的腳底板從床底下偷偷摩擦他的小腿,那如冰塊般的冷意使カラ松渾身打了個激靈,被迫從香甜的美夢中驚醒過來,用袖口抹了抹從嘴角流出的幾滴口水,他半撐著仍有點沉重的眼皮將視線投向對方。

「……幹嘛?有什麼事,おそ松?」

遭人打擾寶貴的睡眠時間縱然使他有些不快,不過這麼多年下來カラ松也已經習以為常了,對方時常出其不意、不按牌理出牌的舉動促使他在無形中練就了一顆鐵打般的大心臟,即便現在再有什麼天大的事情發生、就是天塌下來了也都嚇不倒他。

至於為什麼現在おそ松會睡在自己旁邊,那就得說來話長了。

以前六人分床位的時候,為了避開睡相差的おそ松及十四松,於是カラ松拚命死守住了相對安全的一松和トド松兩人中間的位置,原本心裡還在慶幸自己終於難得有展現堅定意志的一面,豈知季節一替換,只要到了冬天おそ松那傢伙就不顧他個人意見自動擠了過來打算一塊兒睡,說是自己怕冷又加上他體溫比較高,因此就決定由身為弟弟的他來接下幫哥哥取暖這項重責大任。

而トド松也沒表示反對意見,反正他只要自己能睡在中間的位子就好,其他一律不在他必須苦惱抉擇的範圍當中,況且睡在チョロ松旁邊的話也能方便膽小的他在半夜時叫對方起床陪自己去上廁所,所以當おそ松開口說想和他換位睡時,他也毫不猶豫就直接答應了。

……結果到頭來自己還是沒多少人權。當事人分明是他,但カラ松卻是最後一個才知道,當天晚上終於得知此事後他簡直欲哭無淚,心想他們家的末弟真是冷血無情,居然連事先徵詢他的意見都沒有,就把自己當作像件沒人要買的滯銷商品一樣,隨意出清賤價販售出去。

即便內心仍有諸多不滿與滿腹苦水想要傾瀉,然而在家中地位向來都不算高的カラ松很快便認命接受了現實,幸虧おそ松只說冬天的時候借他靠著睡就行了,其他時間就算他央求哥哥陪著睡也不會答應,讓那時聽到這番話的カラ松當下只是嘴角微抽,差點當場吐血,認為對方實在自我感覺良好到不行。

長年下來被強制當作長男專屬的暖暖包行為,一開始雖有埋怨,但在潛移默化之下也逐漸成為カラ松的習慣。導致現在一旦到了冬季,おそ松若是不湊過來和自己擠著一起睡的話他反而感到有點不習慣。

升格成戀人之後這件事也變得更為理所當然,替對方取暖已是他戒除不掉的習慣,也是只有他才能夠做的事情。

在二人交往後約莫過了一年時間,カラ松費盡千辛萬苦也終於找到一份穩定普通的事務員工作,然後與おそ松彼此達成共識決定一起向家人攤牌。除去最早知悉實情的チョロ松以外,其他人得知後想當然肯定全是震驚不已的反應,不過他們吃驚的態度卻意外的沒有維持太長時間。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トド松,該說真不愧是他們松野家直覺最為敏銳的么子嗎,那時他聽完先是露出略微驚訝的神情摀住嘴,沉吟了半晌後才像了然般接著說其實他之前就有稍微察覺到了,只是因為一直不確定,所以也只當作是自己想多了,卻沒想到原來他們真的在一起。

十四松則不曉得腦袋究竟有沒有聽明白他們說的所謂交往是什麼樣的意思,嘴巴只是不斷地直道恭喜,然後當話題不知為何突然被導向問他們做愛了沒有、誰上誰下的問題的時候,立刻被機警的おそ松陪笑著塞了一支棒棒糖給對方,巧妙的扯了別的事情轉移開話題,順便摀住一旁正想準備答話的カラ松嘴巴,在桌子底下往對方腹部賞了一拳。

一松大概是他們兄弟中表現最為震驚的人,當時他的表情精彩到讓おそ松覺得不拍張照片下來做紀念實在太可惜,公布兩人祕密之後的那段適應期間,一松也幾乎不敢把正眼對上過他們一次,想想也是,畢竟忽然之間就聽見自己上頭的兩個哥哥一起宣布出櫃,換作是おそ松自己大概也沒辦法接受,所以他也能諒解對方的心情。

但不論怎麼說他們都是同住於一個屋簷下的親生兄弟,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雙方避免不了每天都會見到對方,假設過了許久一松仍無法認同他和カラ松的關係,那一直處於尷尬的狀態也只是讓彼此難受。

或許自己有空得和カラ松提提是否要認真考慮搬出去住這個問題,但重點是カラ松現在工作才剛起步沒多少存款啊,再說他也不想因為這種理由而選擇離家,又不是跟人偷情私奔。

正當おそ松憂鬱地想著假如一松永遠沒法接受他和カラ松之間的關係,那麼往後的日子他們究竟該怎麼生活下去,一個人鬱悶地坐在屋頂上抽菸發愁的時候,忽然瞥見那名當事人恰巧也上了屋頂,然後不發一語地縮著身體坐到他旁邊。

後來一松和他聊了很多,具體是些什麼樣的談話おそ松大致已經忘得差不多了,不過在最後一松準備離開之前,他聽到了對方難得向他敞開心胸道出發自內心的真心話,內容大概是說雖然自己現在還沒辦法完全適應おそ松與カラ松兩人在一起這件事,但他並不認為這是一件可恥到需要去藏起來的事情,相反的他還十分佩服他們能有這樣的勇氣選擇公開讓所有人知道,只是他還需要花點時間去接受罷了。

而父母那邊的問題原本一直是兩人最為頭痛苦惱的關卡,畢竟是養育他們多年的父母,即使事前做了再足夠的心理準備,真正要面對的時候,那好不容易硬擠出來米粒般大的勇氣也立馬被席捲而上的畏懼在頃刻間碾碎成殘渣。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當他們總算鼓起勇氣、抱著必死的決心向父母攤牌後,卻僅以松造對カラ松揮出一記超猛昇龍拳洩氣了事,對著兩人吹鬍子瞪眼了一會兒,接著就聽見松造朝他們扔下一句讓他們自己看著辦,然後徑直大步走出和室把門用力拉上,留下眾人在一片尷尬及不解的氣氛中面面相覷。

之後才聽松代開口緩緩解釋起,其實老早在之前某晚松造半夜起床想解尿的時候,他因為聽見廚房傳來窸窣聲響以為是老鼠闖進家裡而走過去瞧,不料竟不小心撞見他的兩個親兒子兩人正靠在水槽前親熱調情的尷尬場面。

當時氣壞的松造本想立刻衝出去阻止這荒唐的亂倫行為,可後來轉念一想又認為這樣似乎太過衝動不太妥當,最後只能抿著嘴悻悻然作罷。憋了一整夜沒睡好的他次日早晨才和松代談起此事,想聽聽這名最了解他們六個孩子的母親的意見,再加上暗自偷偷觀察了おそ松及カラ松兩人間的互動多日後,才終於鬆口和松代說了,只要他們幸福,縱使有性別、血緣等多重艱難與阻礙,既然那是他們決定所選擇要走的道路,他作為一名父親也會傾全力支持絕不阻攔,只是礙於面子問題剛剛才拉不下那個臉皮直說。

事情意想不到的以近似完美的形式落幕,令兩人都仍有些沒真實感,畢竟他們原先以為家人肯定沒那麼簡單會願意認可,加上父親又特別老古板,都已經做好可能要長期抗戰的充足心理準備,卻沒料到最終能以理想中的方式劃下句點。

也因為如此,從二人交往的消息正式曝光之後,沒了顧忌的おそ松及カラ松便名正言順的開始在眾人面前大方秀恩愛,絲毫不覺羞恥。雖然之前就也沒藏的多好,否則也不會在半夜被松造給撞見,但總在家裡看到一對礙眼的白癡情侶成天晃過來晃去的時候,心中就不由得升起一股無法宣洩的怨恨,最後是被終於受不了的松野家專用風紀委員チョロ松給嚴厲喝止他們誇張的行徑後才總算學會收斂點。

床鋪的位置也在トド松的要求下產生變動,理由是不想被夾在笨蛋情侶中間,那會令他有種自己成為牛郎和織女之間隔的那道銀河一樣,除了總讓他倍感壓迫之外,每晚也難以安心入眠,於是商議之後的結果就是和おそ松交換了床位。

不過這項決定似乎反倒苦了カラ松,天知道おそ松這傢伙有多喜歡惡整他,就算現在成了戀人的關係這個情況也不曾改過,反而還有變本加厲的趨勢,時常趁他陷入熟睡的時候在被子底下偷偷摸摸做些下流舉止,故意把他弄醒之後又若無其事地轉回去裝睡,讓カラ松每次都氣得想當場在棉被裡直接侵犯對方,好給おそ松吃點苦頭,但遺憾的是他偏偏沒這個膽做。

就好比現在,這名厚顏無恥的長男又冷不防地用他那冷冰冰的腳心輕輕蹭著カラ松,人也悄悄挪動過去將身子湊到カラ松那端,擺出顯然就是刻意裝出來的可憐表情。

「カラ松,陪哥哥上廁所。」

「……你是トド松嗎?」


  43 2
评论(2)
热度(43)

© 天少(休止狀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