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少(休止狀態)

暫停更新,歸期不定。

 

【ヒラOSO】我撿到了一個偶像(03)

私心用了愛歌當作OSO的角色歌

BGM:Bruno Mars- Runaway Baby



FUJIO ROCK,出道距今十年的日本流行搖滾樂團。

該團一出道便以首發單曲「Runaway Baby」創下了近三百萬張銷量的驚人成績,輕快歡樂的節奏曲風及朗朗上口的歌詞,加上主唱OSO那富有磁性的性感唱腔,讓他們於網路瞬間爆紅、人氣急速上升,迅速攻占了全國各大音樂排行榜。

首支單曲一經發售就以勢如破竹之勢空降公信榜每日單曲排行榜榜首,不但蟬聯了冠軍寶座三週都未被擠下,還橫掃了銷售排行、數位下載及電台點播等等紀錄,締造了國內許久未見的唱片銷售佳績,宛如暴風一般席捲全日本音樂界。

亮眼的銷售成績不僅令他們的名氣飛速飆升、擁有大批死忠歌迷簇擁,同時經由發達的網際網路傳播速度,陸續在各國獲得了認識,使樂團的名聲水漲船高,成為時下最熱門的流行樂團。而該曲亦成為了FUJIO ROCK每場演唱會上必唱經典曲目,直至現今都仍穩坐KTV熱門點播歌曲排行榜之中。

歷經十年淬鍊,當今的FUJIO ROCK已是目前日本音樂界中名聲最為響亮、風靡全球的搖滾樂團,各大綜藝節目、舞台表演、訪談邀約不斷,檔期幾乎已經被填滿到必須排入明年行程去了。

主唱OSO,天生具備強烈的舞台魅力,與外表截然相反的獨特沙啞聲線一開口便能吸引眾人注意力,瞬間奪去所有人的目光。不小心發生忘詞或唱錯的情形時會有吐舌頭的習慣,擅長在LIVE與歌迷們互動,擁有龐大並瘋狂的粉絲後援會,是FUJIO ROCK樂團中人氣最高的成員;吉他手架羅,同時兼任團長的架羅理所當然成為了支撐樂團運作的核心人物,一向充當發號施令角色的他是樂團受訪時的主要發言人。偶爾會表演即興solo,是現場演出時炒熱氣氛的最佳人選,表演時的口頭禪則是:Are you ready?Rock 'n' Roll Boy & Girls!

JADE,副吉他手兼小提琴手,擁有冷靜沉著的判斷力及分析能力,時常替架羅分擔樂團大小事務。表演時不太說話,但每當演唱會達到最高潮時會情不自禁對著台下爆出大量髒話,這個模式被其粉絲稱之為暴君狀態。現場演出時極少出現失常狀況,扮演著樂團內相對安定的重要存在;貝斯手壱,同JADE屬於不太發言的類型,比起愛搶風頭常常互比粉絲數量的OSO及架羅兩人,在團中算是比較低調寡言的一位。不過由於壱是重度網路成癮者,儘管現實中的他不善言辭,但網路上卻非常會和粉絲交流,也特別照顧每位粉絲,生日時從事務所那邊收到寄來的小禮物和卡片也會一一拍照上傳社群網站感謝大家,溫柔貼心的行為令他獲得一票死心塌地的忠實粉絲支持。曾在節目訪談中特別聊起自己過去其實是相當自卑甚至害怕接觸人群的個性,而當初會選擇貝斯學習的理由,便是因為它雖然是屬於較為不起眼的位置,但卻扮演著一個樂團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希望能藉此鼓勵和他一樣的人們試著走出狹隘的自我世界到外頭看看。

鼓手JUICY,FUJIO ROCK中經常擔任幫助帶動現場氣氛的樂手,是在演唱會即將進入尾聲之時把全場帶領至最高潮並帶大家喊安可的角色,也是將當日的演出和觀眾情緒推向最高峰的重要人物,演唱會中途有時會與架羅兩人臨時起意即興合奏起亂編的曲子來逗樂樂迷;鍵盤手とど,開場時固定負責打頭陣熱場,由於是FUJIO ROCK樂團裡年齡最小的成員,因此經常被大家戲稱為是六人中的末弟。和JUICY的默契配合度相當好,LIVE上偶爾會加入架羅與JUICY的即興演奏。因女子力十分高跟他愛撒嬌的性格,所以年長女性粉絲的比例占據多數。

而當一個人聲望上漲成為明星之後,同時也代表了他的個人隱私將會永遠被大眾放大檢視,成為嗜血媒體們第一個挖掘掏空的對象,首當其衝的自然就是藝人們的個人相關資訊及感情狀況,畢竟那些可都是粉絲們最為關心的大事。

排除完整公開資訊的四名團員,FUJIO ROCK裡唯獨團長架羅和主唱OSO除了最基本的身高體重喜好等個資之外,其餘背景全被事務所遭到封鎖般保密到家,就連本名和年齡都屬於不公開內容;即使十年來一直被關切這項問題的媒體們窮追不捨地追問,雙方也一概閉口不談,總以避重就輕、口徑一致的官方說詞作回答,不願多加透露,此舉引致外界開始紛紛自行揣測,網路上也被各種加油添醋的不實謠傳鬧得沸沸揚揚的,十年間從未停歇,使得兩人身上又被蓋上一層神祕面紗,至今仍是一個謎團。

以上,這些都是經由他親愛的後輩方才強制灌輸給自己的不重要資訊。

松野カラ松抬起手腕瞄了眼錶上顯示的時間,隨即又再度放下。剛進入午休時段的街道上出現了三三兩兩外出吃飯的上班族們,大家都暫且擱下了忙碌的工作,走到外頭呼吸呼吸新鮮空氣,並稍微放鬆心情,舒緩平日累積的壓力,好為下午的工作補充體力,做好能夠隨時繼續奮戰的事前準備。

平日為了趕電車通勤時間,外加自身廚藝平平,在家鮮少開伙,他都是買便利商店的現成食品來填肚子,反正他對吃的需求本來就不挑,就這樣日復一日也就習慣了,從沒覺得哪裡不好。

公司裡的老鳥前輩還曾調侃カラ松,叫他趕快去找個好對象娶了人家,這樣以後就能和自己一樣有個美麗的妻子每天為他下廚做飯帶便當了,而カラ松當時只是客氣地笑了笑回了對方說還不是時候,然後婉拒了前輩想替他介紹相親的好意。

假如可以的話他當然也很想找呀,都這把年紀了他何嘗不想討個老婆,但就憑自己這種條件又會有哪個女孩看得上他?再說他也不想以有人幫忙免費做家事這種膚淺、不尊重對方的前提而去相親,他嚮往的是更加羅曼蒂克的、猶如命運的邂逅般,與那命定的戀人迅速墜入情網──

但悲哀的是,至今他仍沒遇見心目中這樣的對象。

親自點破這項一直不願意承認的事實令カラ松頓時覺得後背中了數萬支箭,把他嚴重刺傷得差點直接倒在路邊,他努力把自己從妄想中拉了回來,然後站在櫃檯前盯著菜單繼續向服務員點餐。

他今天中午本來是沒打算出公司的,因為早上趕電車前就已經先在超商把今天早午餐的份一併買好了,哪曉得トド松那傢伙剛剛竟然在他準備要離開的時候,硬是堵在茶水間門口死賴著不走,拜託自己幫忙來這間什麼超有名的家庭式餐廳替他帶午餐。

聽トド松轉述是說這間家庭餐廳的招牌咖哩好吃到連他住在大阪的友人都曾慕名而來,櫃台桌面處還擺放了店家自製販售的調理包供喜歡的顧客可以買回家存放,有需要的時候自行加熱,不用幾分鐘就能簡單完成一道美味的佳餚,簡直方便又實惠。

原本還在納悶這家餐廳的位置不過就距離他們公司約步行十分鐘左右的路程罷了,トド松幹嘛不自己出來買,或是乾脆直接在店裡吃一吃解決就好,可當カラ松一進入餐廳後他馬上就理解原因為何了。

因為這間店裡面的客人簡直多到嚇人,幾乎是一直處於沒空位可坐、擠到水洩不通的狀態,明明是非假日時段還能有這種大規模的人潮,足見這家店的名氣果真是非同小可。

看來トド松那小子過來找他來搭話根本是老早就算計好了,想要找機會叫他出公司幫忙買午餐。可惡,居然又不小心被對方擺了一道。

在櫃台排了好一陣子才終於輪到自己的順序,カラ松在心中小小唸了對方幾句,不過卻也沒真的放到心上去記恨這件事。

雖然自己和トド松並沒有血緣關係,但カラ松待トド松卻如親弟弟一般照顧,盡管時常遭到對方暗中算計,然而每當看到トド松向自己所展露出的笑容,他又覺得沒辦法去認真發脾氣了。看來他就是在這一點上被對方給吃得死死的了,唉。

停止了腦內又開始自行運轉的小劇場,カラ松接過了店員遞過來的袋子,再次抬起手腕確認時間,因為被人潮堵塞的緣故稍微浪費了點時間,不過還足夠充裕,現在回去還能趕上午休結束將午餐拿給トド松。

カラ松垂下手臂,提著袋子提起腳走出店外,停在行人穿越道前等待號誌燈變換的短暫期間,他一邊在腦袋裡思考下午的工作該如何處理,一邊下意識想去摸外套口袋裡的手機,這個習慣性的動作卻令他忽然驚覺自己忘了一件事。

他竟然把錢包放在櫃檯上就忘了帶走,到底都在幹些什麼啊。

用力拍了自己額頭一下,カラ松在內心罵著自己蠢,就是因為改不掉這種盡在腦中胡思亂想那些有的沒的東西的壞習慣,他才會老是忘東忘西。

此時信號燈已經亮起了綠燈,和自己站一塊兒的行人們皆邁開腳步向前移動,カラ松卻匆匆轉過身,心急如焚的他想趕緊循著原路回去方才那家餐廳找回自己錢包,然而他才剛跨出步伐沒多久,就立刻迎面撞上了正打算從他後面經過的路人。

「好痛……這位小哥,你有必要走這麼急嗎?幹嘛突然間一聲不響地衝過來,差點就害我跌倒了知不知道?很危險耶。」

「啊,對不起,因為我有點急事,所以一時沒注意到,你還好吧……你、咦?你是……」

聽起來相當年輕的男聲用帶著不滿的口氣對他低聲抱怨,カラ松連忙鞠躬向對方賠不是,心中則想著今天到底是走了什麼霉運,不管做什麼都不順遂,在公司裡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連在外頭都得和人低頭道歉,難不成自己真的生來就註定是個奴才命嗎?

カラ松連聲說了好幾句抱歉,而後才緩緩直起身,正手忙腳亂地想察看對方有沒有哪裡受傷的時候,卻在與那人四目交接的那一刻雙雙愣在原地。

雖然這人現在頭上戴了頂紳士帽,穿著也與昨天不同,可那張面孔カラ松就算想忘也忘不掉,兩人眼神交匯的那瞬間,那人顯然也怔住了,嘴巴張得老大,驚訝地瞪大雙眼看著他,一時半刻都說不出話,直到率先回過神的カラ松差點不小心在大庭廣眾之下將危險的詞脫口而出為止。

「你是O……!」

「噓、噓──不准說出來!別大聲嚷嚷,你是怕別人都不曉得我在這是不是!」

OSO眼疾手快地衝上前一把摀住對方嘴巴,然後豎起食指示意他閉嘴,及時反應過來的他成功阻止了カラ松欲衝出口的話,他剛剛好不容易才從被關在錄音棚裡不停重複錄歌的地獄中解放出來,都還沒想好接下來該去哪邊放鬆閒逛,要是現在被歌迷們發現他人在這的話豈不是就完蛋了。

警惕地環顧了一下四周,確認身旁的路人沒聽見方才カラ松險些說出來的話,並且沒人在注意他們這邊的動靜,OSO總算稍微放心了下來,然後把頭用力扭了回來,惡狠狠地瞪向還被自己摀著嘴巴沒法正常說話的カラ松。

OSO微皺起了眉,上下打量了一番正用驚恐的眼神與他互相對視的カラ松,臉上的表情似乎非常困擾。他萬萬沒想到這個世界會如此小,竟然讓自己在街上又再一次碰見了這個人,一直傻站在這個地方也不是個辦法,再三考慮過後,OSO先用帶著警告意味的眼神暗示カラ松不准再做出會引人注目的多餘行為,而後微微蠕動嘴唇,用唇語朝カラ松下達指令。

──跟我走。

  33 2
评论(2)
热度(33)

© 天少(休止狀態) | Powered by LOFTER